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曹兴明(左)和他的三哥。(刘立平摄)

一大早,曹兴明花了半个小时,绕社区跑了一圈。随后,他走进家对面的巷子,来到一间平房门口,打开门,他的三哥已经醒了。

跟往常一样,三哥大小便失禁,把睡裤和被褥都弄湿了。曹兴明拿起早就准备好的衣服帮三哥换上,这几天转凉,曹兴明特地从衣柜里翻出来一件毛线外套。给三哥套上外套后,曹兴明又仔细帮他整理仪表。随后,曹兴明把脏的床单、裤子扔进洗衣机清洗,把盖被和垫被拿到院子里晾晒。

把洗漱的水放好,曹兴明走到平房东侧,开始准备早餐。吃早饭前,他拿出了针和药,给三哥打了一针胰岛素。

天气晴好,吃完早饭后,三哥杵着可当拐杖的简易椅子,在小院子里来回慢悠悠地散步。沐浴着阳光,我们的采访就此开始。

主动揽起照顾哥哥的重担

曹兴明居住在芦墟老街的东北街上,他三哥住在街对面的巷子里。

曹兴明今年71岁,兄弟姐妹中排行老七,与他相依为命的是三哥。

“三哥从10年前开始发病,主要是糖尿病,还有高血压、高血糖等毛病。随着年纪的增加,他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曹兴明说,从六七年前开始,三哥的病情加重,大小便失禁,并失去了部分生活自理能力,“到医院看了,医生也说没办法治”。

三哥单身,没有子女,病情加重后,每天都需要人照料。作为弟弟,曹兴明二话没说,揽过了照顾人的担子。这一晃,就是10年。

曹兴明在30多年前因所在工厂改制而下岗,之后一直靠打零工维生,妻子吴彤辉虽然是企业退休人员,但退休工资并不高。所幸,三哥有退休工资和医保,若不生大病,一家人的生活开销基本够用了。

每天,三哥都要打针吃药,他自己不记得,也没法独自完成。这些事都是曹兴明操办的。

“夏天穿得简单,三哥基本上可以自己穿。一旦天气转凉,要穿的衣服多了,就需要我帮着穿。”曹兴明说,三哥大小便失禁,经常会尿湿裤子和被褥,需要及时更换,否则一旦受凉,就会有大麻烦。

“多的时候,一天要换五六次裤子。”他说。

照料细心获街坊点赞

三哥住的平房,只有两小间,房间外是一个小院子。采访开始前,记者曾走进三哥的卧室,里面有一股尿骚味。

“我都习惯了,味道有些难闻,散不掉。”曹兴明说,他每天都会清扫屋子,被子衣服也都会清洗,但难免会留下一些味道。

曹兴明说,只要三哥病情稳定,每天再怎么操劳,他也不觉得烦和累。他唯一担心的是三哥生病住院。近几年,三哥每年都会住院,每次都是曹兴明在细心照料。

“医生都说,要不是我老公照顾得细致,三哥也不会康复得这么好。”吴彤辉说。

曹兴明的儿子在吴江城区安家,有一个女儿。一头是儿子和孙女,一头是三哥,曹兴明夫妻俩不得不分工负责。

“孙女出生了,我就住在儿子家。一待十来年,直到孙女上初中了才回芦墟。那些年,老公一个人留在芦墟,照顾三哥。”吴彤辉说,夫妻俩分居两地,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如今,吴彤辉每个星期还要去吴江城区一次。

留在芦墟的曹兴明,把三哥照顾得很周到。老街上的街坊邻里提到曹兴明,都竖起了大拇指。

“三哥有糖尿病,每次不能吃多,也不能乱吃。早中晚三餐,我得把他的饭菜准备好,下午还要备些点心。天气晴好时,我会带着他去老街上走走,一般不敢走远,担心他失禁,没法及时换裤子。”曹兴明说。

十年几乎未离开老街

为了照顾三哥,这10年来,曹兴明几乎没离开过芦墟老街。

“他离了我不行的,所以我哪里也不能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照顾他。”曹兴明说,“我是兄弟中年纪最小的,身体还可以,所以照顾三哥,是理所当然的。”

曹兴明的哥哥姐姐中,除了有个哥哥住在吴江外,其他几人都住在外地。住吴江的哥哥,每月都会来芦墟看望他们,其他的哥姐则很难碰上一次面。虽然见面很少,兄弟姐妹几个的感情始终和睦。

不能离家的曹兴明,喜欢打乒乓球和下棋。每天中午,他都乘着三哥睡午觉的时间,去社区活动室打半小时乒乓球。曹兴明的妻子吴彤辉留在芦墟的时候,买菜、烧饭、打扫卫生这些家务活,基本上都由她承包了,难得空闲的曹兴明也会到老街和社区活动室遛遛。

“三哥是我的亲人,没任何理由放手不管。我不照料他,谁来照料呢?”这句话,曹兴明反复说了几遍。(融媒记者 刘立平)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拼到最后 苏州肯帝亚主场不敌新疆
拼到最后 苏州肯帝亚主场不敌新疆
千年古镇“晒腊味 迎新年”
“高铁桥梁医生”的冬日坚守
纽约股市三大股指3日下跌
黄河日出 景色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