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杭间在2019苏作文创峰会上做主旨演讲。  □记者 濮建明  摄

  杭间在2019苏作文创峰会上做主旨演讲。  □记者 濮建明  摄

□苏报记者陶冠群

2019苏作文创峰会暨长三角友好城市青年手工匠人发展大会前昨两天在苏州举行,中国美术学院副院长杭间受邀参会,并以《手艺作为“故乡”的任务》为主题进行演讲。他纵论古今,和包括长三角地区众多青年手工匠人在内的与会者分享了他对手工艺和工艺美术未来发展趋势的看法。

手工艺品消费是一种“符号化”消费

杭间表示,这里所说的“故乡”是就“回归中国文化的根本”这个意义而言的,由此他理了一条手艺发展的逻辑线:从历史上的“手工劳动”到既有审美、也有实用的“工艺”,然后是汉唐以后工艺与美术结合而成的“工艺美术”,再到现代纯艺术化倾向的“美术工艺”,之后是当代从思想与精神层面来说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杭间说,“人造物”在过去一直都构成一种识别体系。宋徽宗对“礼器”的影射、李清照《金石录后序》中对器物命运的关注,还有买椟还珠、完璧归赵、班门弄斧、大器晚成等成语和很多民间谚语,都体现了这一点。到了现在,人们更是把手工艺品作为一种自我满足、自我精神提升的视觉体系。

杭间认为,当今社会,现代技术快速发展,它在技术层面一定会取代手工艺,但不是取代工艺美术。同时,手工艺虽然在当代生活中会逐渐跟人们拉开距离,会被取代,但它所保有的文化价值是永恒的,会长久地与中国人的生活发生关系。工艺美术本身正在发生很多变化或者说产生分化,这是后现代社会“符号化”消费的结果。与工艺美术、手工艺品相关的消费属于文化消费,也是一种“符号化”消费。这样的文化消费,使物的功能性、精神性的多层意义呈现出当下的新面貌。以爱好者众多的玉雕为例,古人对玉就有丰富的阐述,往往把它与君子的品德相联系,所以,中国人对玉的喜欢完全是建立在中国传统文化基础上的。

“工艺美术”处在追求精神的“纯艺术化”的过渡阶段

杭间认为,“工艺美术”不是指以功能决定的物品,也不是为分析之便而进行分类之物,而是人类究竟通过何种程序和物产生关联,以及由此而来的人的行为和人际关系系统。“工艺美术”正处在过渡阶段,它的主要特征是超越具体功能、追求精神的“纯艺术化”。从艺术性、实用性等角度分析,“工艺美术”分化出了“博物馆收藏”“装饰与把玩”和“民间工艺”三个方向,它们的发展状况和处境各不相同。

据他介绍,今年十月,中国美术学院要办一个手工艺术作品展,以学院派的眼光挑选了三大类展品,反映了学界所关注的手工艺术发展的三种状态。第一类是得到传统的精髓、能够展现传统的典雅的手工艺作品。第二类是往纯艺术方向发展的手工艺品,很多当代“苏作”作品也是如此。此类作品又呈现出不同的面貌,有的是向绘画、雕塑的方向去,有的则是走时尚设计的路子。第三类则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数十位“海归派”的年轻手工艺术家的作品。苏州也有好几位手工艺术家将受邀参加此次展览。

手艺未来终极的样子是“状态”而不是“形态”

德国文化学家赫尔曼·鲍辛格尔提出了“故乡是‘任务’”的观点,在他看来,故乡不是与一个地点相连的,而是与一群人相连的,故乡表达的是尚未存在但是人所期待的团结。故乡不是一个不可改变的自然现成物,而是“任务”,是人的生存状态。杭间将这个观点引入对工艺美术的研究中。

他说,手艺在未来,绝大部分可能会成为一种独特的艺术方式,那个时候,传统社会中的技艺,会通过手艺的社会身份的转变而呈现出“思想化”特征。此时,技艺的终端不以“物体”作为目标,而是凝结为某种启示性的精神力量。在“大数据”将科技与生活高度综合化领导世界以后,未来手工艺术有可能将会成为一种类似于“圣物”的东西,它不会被科技附体,也绝不独立于人之外,而更成为人的生命随行、可感的组成部分。

他认为,手艺未来终极的样子是“状态”而不是“形态”,它将会是人类在宇宙变化中生存和发展的一种“任务”,类似于“诺亚方舟”,它一直在“故乡”的路上,这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布的《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中所指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真正含义。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建设进行时
金秋十月 桂花糕香
夜色璀璨
悄悄的,入秋了
检查群租房
体验苏灯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