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昨天,赵普在2019苏作文创峰会上谈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出路与挑战。 □记者 濮建明 摄

昨天,赵普在2019苏作文创峰会上谈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出路与挑战。 □记者 濮建明 摄

□苏报记者陶冠群

看到赵普的样貌,听到他字正腔圆的发言,很多人立即会想到他“著名主持人”和曾是“央视新闻主播”的身份,却不知道他是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资深理事,长期致力于传统手工艺的保护并促进其发展。昨天,在苏作文创峰会开幕式上,他以中国手艺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东家·守艺人”App联合创始人等身份,作了题为《伤逝与庆生,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出路与挑战》的主旨演讲。

传统手工艺后继乏人,吴中发起成立青匠联盟有远见

“功夫是哪里的?”“中国的。”“熊猫是哪里的?”“中国的。”“《功夫熊猫》是哪里的?”“美国的。”

为什么中国拥有闻名世界、独一无二的“功夫”和“熊猫”,却没能创造出风靡全球的《功夫熊猫》?在开场白中,赵普向观众发问进行互动,希望大家带着这个问题听他的演讲,各自思考,探寻答案。

赵普引用2015年《中国传统手工现状调查》的一组数据来描述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发展现状:86%的传统手工从业者分布在农村;近七成年收入在2万元以下;近六成尚未找到继承人;近七成受访者对传统手工的学习意愿不高。从从业者的年龄段来看,50-60岁之间的比例最高。

赵普认为,“人去艺绝、人亡歌息”是中国传统手工艺发展的突出困境,“传统民间艺术既有生活的情感,又有生命的温度,但在冰冷工业文明的挤压下,许多曾经温暖着我们以及中华民族心灵的民间技艺正在快速消逝。”很多传统手工艺门类在传承上缺少共识、后继乏人,自古以口耳相传、心手相授为主,多以封闭的家庭、家族为圈子,多直接传给自己的直系亲属,许多手艺甚至到现在还坚持“传男不传女”。所以,

苏州吴中在此次苏作文创峰会上发起成立“长三角青年手工匠人发展联盟”,是件了不起的事。

吴中区目前拥有世界级、国家级非遗传承项目4个,各级非遗传承人145名、大师工作室34家、工艺文化从业人员数十万人,已成为长三角地区民间艺术门类最全、产业集聚度最高的地区之一。趁着参加苏作文创峰会之机,赵普在吴中区探访了多个苏作文创产业平台,对这片苏作工艺传承、发展的沃土大加赞赏。

他山之石可攻玉,国外先进经验值得借鉴

近年来,从中央到地方都出台了很多保护传统文化的政策,推出各类扶持传统文化发展的措施,传统手工艺的发展也获得更多政策保障。如何让传统手工艺在现代社会更好地活下去?赵普表示,发达国家的一些经验值得思考、借鉴。

赵普给出一份关于中日两国现存老店数量的资料:日本现存传承1000年以上的老店有7家,传承500年以上的有32家,传承200年以上的有3146家,而中国现在没有一家店是传承200年以上的。连续传承150年以上的老店,日本有超过5万家,而中国只有六必居、张小泉等5家。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差距?他认为,文化基础方面的原因是日本有“匠技文化”的家业传统。大批匠人世家直至今日还守护着家业,仍然保持着活性。有些工艺世家的后代如今进入了当代设计行业,纵然不再是严格意义上的延续家业,但他们的手和眼,也就是感知力和判断力、动手能力与鉴赏品位,却是从小时候就被培养起来的,这种经历成为支持他们设计生涯的一股力量,同时也转化为日本设计的有力支柱。

同时,从1950年公布的《文化遗产保护法》、1955年建立“人间国宝”认定制度,到1974年推出《传统工艺品产业振兴法》,日本政府通过立法的不断完善去保护民间手工艺,成效显著。由中国政府“友谊奖”获得者、曾任日本大分县知事的平松守彦率先发起的“一村一品”和“造乡运动”也有力地促进了日本传统工艺的蓬勃发展。

买卖是最好的保护,融入市场中国传统手工艺才有出路

在赵普看来,对于传统手工艺而言,“买卖是最好的保护,使用是最好的传承。”对使用者来说,你喜欢一个东西,却不打算花钱买它,那何谈保护。而对从业者来说,如果你做的东西别人都不愿意买,就得改进。“不要只把手工艺当文化样本去观察,要把它用起来。”他说,如何让人们在更多的生活场景中愿意使用这些东西,这是个现实的话题,需要大家共同努力,建构一种文化氛围,让传统的美的东西活在我们自己的文化里。

赵普表示,面向市场,“组合”是传统手工艺发展的一种可行性方案。其实历史上这样的例子也不少,苏扇就是一种“组合”。所谓“一扇百工”,在苏扇上集纳了缂丝、刺绣、竹刻、木工等多种技艺,苏州现在也有很棒的制扇企业。谈到“组合”,并不一定要组建一个工厂,它更是一种观念,需要注入文化。如果没有文化含量,没有故事,哪来的文化认同?没有文化加持,匠人们做出来的就只是一件小小的工艺品,价值不高。习近平总书记说要“讲好中国故事”,中国手工艺、中国传统文化就是中国故事最好的原型样本。

中国传统手工艺的发展方向是什么?赵普认为,“融入市场是出路”。一个行业的发展在于它生命力的强弱,必须从简单的自给自足、自娱自乐式的生产方式中走出来,突破熟人圈子,不局限于作坊式的销售渠道,要尊重市场、洞悉市场,通过创新来从容应对消费者“挑剔”的目光。“找回传统语境”也非常重要。传统手艺的复兴,需要突破仅从产业的视角看问题的局限,上升到精神层面的探讨,或者说要从人的多样性需要出发“造境”,为传统手工艺找到精神层面的市场,最终助其形成良性发展的生态闭环。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拼到最后 苏州肯帝亚主场不敌新疆
拼到最后 苏州肯帝亚主场不敌新疆
千年古镇“晒腊味 迎新年”
“高铁桥梁医生”的冬日坚守
纽约股市三大股指3日下跌
黄河日出 景色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