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清《姑苏繁华图》中的阊门

清《姑苏繁华图》中的阊门

□朱栋霖

■明清苏州为何能创造出如此令人惊艳的文化艺术成果与群落,,在中国文化史、中国艺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明清苏州为何能创造出如此令人惊艳的文化艺术成果与群落 在中国文化史、中国艺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苏州—江南文化的创生和传承,首先取决于太湖—运河水域地理气候环境的造化。苏州—江南文化的创生和传承,首先取决于太湖—运河水域地理气候环境的造化。

■思想的解放,社会的自由活跃,,是推动苏州—江南文艺繁荣的根本动因。思想的解放,社会的自由活跃 是推动苏州—江南文艺繁荣的根本动因。

独领明清风骚

历史悠久、经济发达的苏州,最为丰富厚重、最具特色的,乃是文化——教育、风俗、文学、美术、书法、戏曲、评弹、手工艺、出版、医药,并且活跃于当代。

自明代始,苏州文艺勃然绽放。它吮足了两千年历史文化乳液资源。宋代梦华,江南富足,那细雨垂杨下的江南烟雨拂醒了植在吴文化中的柔媚种子与枝芽,苏州文艺的自我意识觉醒了。明清两代,苏州文学艺术的各个领域都创造出杰出的成就,江南文化与美学特色鲜明。

以人文荟萃著称的苏州,一个重要特点是明清两代文人众多,灿若星河。《江苏艺文志·苏州卷》收录的古代苏州著者多达9178人,著述超过3万种,明清最甚,遥遥领先于国内一般城市。

明清两代,苏州在文学、美术、书法、戏曲、曲艺、园艺、工艺美术等方面,各门类全面发展,特色鲜明,都以一流水平臻达全国领先。

高启等“明初四杰”开有明一代文坛先河。自明至清,王世贞、王鏊、吴梅村、钱谦益、沈德潜先后被推为“文坛盟主”“诗坛领袖”,执文坛牛耳于江南。

以冯梦龙《三言》为标志,在中国文学界掀起一股市民通俗文学热潮,开创了中国文学新潮流。冯梦龙实为畅行二十世纪海内外通俗文学之鼻祖。

金圣叹独标“才子书”,从理论上提高了被贬斥的小说、戏曲的地位。冯梦龙、金圣叹开创的文学新潮、白话文学思想直接影响了胡适在五四时期的“白话文学史”理念。

苏州与杭州、南京、建安庞大的刻书出版业推波助澜,把这股雅、俗文学强力推向社会。苏州袁氏嘉趣堂、顾氏大石山房、毛晋汲古阁、叶氏扫叶山房等明清名家刻书业成为中国出版界的炫目界碑。据《历代藏书家辞典》载,苏州历代有藏书家576人,著名的有瞿氏铁琴铜剑楼、钱谦益绛云楼、徐乾学传是楼、潘祖荫滂喜斋、黄丕烈百宋一廛室、顾文彬过云楼等。

优雅清脱的吴门画派成为中国美术史的重要画派。“明四家”沈周、文徵明、唐寅、仇英形成吴门画派,将中国文人画推向高峰,领袖明代画坛二百年。清“四王”王时敏、王鉴、王原祁和王翚的山水画被尊为有清一代绘画正宗,主流清代画坛三百年。

吴门书坛源远流长,陆机、王珣、陆柬之、孙过庭一代翘楚,张旭被誉为“草圣”。明代文徵明、祝枝山为领袖形成吴门书派,为海内所宗。

明代中叶魏良辅改革昆山腔。昆山腔以其典雅柔婉的音乐系统特色,在中国古典乐坛奏出一派富有江南水乡特色的旋律,成就了中国戏曲史、中国音乐史上的巨大革命。

苏州戏剧家们完成了由曲向剧的位移,歌舞合一,唱做并重,达到了昆曲音乐、舞台表演、角色行当和舞台美术的综合发展,以写意与虚拟艺术在舞台上创造诗的意境。中国昆曲艺术的美学特色,这是昆曲作为人类文化遗产的杰出贡献。

当昆曲开始式微,苏州评弹崛起于乾隆年间。民间的评弹艺术家们对评弹文学,也就是吴语文学,做出了无与伦比的杰出创造。苏州评弹有二三十种流派唱腔,吴侬软语呖呖莺声至今传唱江南。

苏州古典园林妙绝江南甲天下。如诗如画的景观与意境,“虽由人作,宛自天开”。

苏州工艺美术以精细雅洁风格和精湛技艺著称于世,被称为“苏艺”“苏作”“苏样”“苏式”“苏意”“苏派”。明人羡称:“吴中绝技,陆子冈之治玉,鲍天成之治犀,周柱之治嵌镶,赵良璧之治锡,朱碧山之治金银,马勋、荷叶李之治扇,张寄修之治琴,范昆白之治三弦子,俱可上下百年,保无敌手。但其良工心苦,亦技艺之能事。至其厚薄浅深,浓淡疏密,适与后世鉴赏之心力、目力针芥相投,是则岂工匠所能办乎?盖技也而进乎艺矣。”(张岱《陶庵梦忆》)

文化魅力,

湖河水韵

苏州文化艺术经数百年历史积淀,已经形成一个具代表性的中国非物质遗产的群落,具有鲜明的吴文化—江南文化与美学特色。

明清苏州为何能创造出如此令人惊艳的文化艺术成果与群落,在中国文化史、中国艺术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简明的回答:吴文化的魅力。

泰伯奔吴,带来北方中原文化,与在地土著文化相融合。吴文化首度焕发出异彩。东晋时期中原衣冠南渡,大批士族携来成熟的中原文明与文化艺术。儒雅、温婉、灵秀、恬静的士族精神、书生风尚逐渐浸入俗称蛮夷的江南文化机体。十三世纪宋室南渡,中原文化、诗书礼仪的教化养成第三度全面融入江南文化机体。吴地完成了从重剑好斗、尚武尚勇到重教崇文的尚文文化与群体阴柔心理的转型。吴地民众种族心理新质的提升,也是吴地文化基因新质的成熟。

以苏州为中心的江南文化美学特色,滋生于江南水乡自然的、人文的风貌。太湖三万六千顷,大运河水流千年拥抱苏城。苏州—江南文化的创生和传承,首先取决于太湖—运河水域地理气候环境的造化。

水,养育、滋润了江南。水是江南的灵魂,这是自然造化的钟情,也是其妙笔所在。江南的水,清澈纯净又温和宛转。曲水清流,水软山温,山灵水秀,风物清嘉。水的温婉灵动,赋予苏州人以柔情秀逸,人文灵慧。它催发了吴地苏州整体新的美学精神湛然艳放,形成了以清雅、柔曼、缠绵、婉约为基调又隐含刚劲的美学风华。

这是为人艳羡的、明清苏州艺术美韵,也是江南文化的美学特点:精细秀雅——精巧、细致、秀美、优雅。那昆曲典雅幽婉,舞姿柔媚摇曳,园林雅丽精致,吴歌绵长情深,丝绸织锦溢彩流光,刺绣缂丝丝丝传神,盆景年画如诗似梦,苏扇苏灯玲珑剔巧,工艺雕刻巧夺天工,灯彩乐器技艺卓绝。明清之际臻于成熟完美的苏州艺术与吴文化,淋漓尽致地焕发着流光溢彩、玉软香温。

精美细腻优雅的苏州艺术,烙印着苏州的艺术精神。美的形式就是人的精神生活方式,苏州的美学追求融化于苏州的文化性格之中。那是对艺术的一种一以贯之的激情与痴迷:得地利天时之厚的丰腴的人文精神,追求天人合一,善于师法造化,心灵的美的构思委婉隽永,对精巧细雅的美学品格有一种超乎寻常的心理领悟力和把握力。

商业经济、城市化、文化产业与前工业社会

丰富的社会物质条件,发达的经济贸易活动,高度城市化进程,是明清苏州文艺繁荣的社会物质基础。近人研究,明清时期的苏州已率先进入早期工业化社会——旧称“资本主义萌芽”。

明清两朝五百余年,江南社会大体稳定。苏州农民吃苦耐劳,又得太湖流域天时地利优势,高速发展的经济使其再度雄踞全国经济中心。南京、杭州、苏州的城市化进程加速,市民阶层壮大,中国市民文化勃然兴起。明清高度发达的商业经济和文化,社会的自由活跃,成为吴中文艺发展的绝妙温床。

明清苏州是全国最大城市,城市化进程加剧,效应显著。还体现在周边市镇密集,迅速发展,这在全国称最。苏州府下辖七县,据统计,明正德年间已共有市镇(集镇)七十五个,康熙年间共有市镇(集镇)一百一十五个。

苏州是经济大市。最大为丝织业。三百六十行苏州均有,其著名手工业还有刺绣、裱褙、窑作、铜作、银作、锡作、制笺、灯具、制扇、乐器、首饰、制笔、玉雕、印书与书坊、制古董与仿古业、盆景、花木、漆作、造酒、织蓆、藤枕、纱帽胎、食品与烹饪业,等等。

值得思考的是,唐代苏州已列雄州,唐宋元苏州的地域自然条件应与杭州一样,但杭州始终跃居苏州之前列。为何始于明代中叶至清代,苏州经济文化不仅超越杭州,而且迅速跃居全国第一?

明代苏州经济大发展,最大得益,乃是京杭大运河的南北浚通。

原隋唐大运河系西转往长安,这一段到元代已淤塞。运河北京段自元初建成,到元末明初由于战乱一部分已淤塞废置不用。而永乐迁都北京,首都需直控江南,而且宏大京师各类需求大激增,贯通南北漕运交通,将所需粮食等各类实用货物与文教用品送往京都乃当务之大事。永乐九年、永乐十三年,明朝廷分别两次组织浚通旧道、开挖新渠。大运河畅通无阻,漕运通达。“燕、赵、秦、晋、齐、梁、江、淮之货,日夜商贩而南,蛮、海、闽、广、豫章、南楚、瓯、越、新安之货,日夜商贩而北”沿运河两岸的市镇成为南北交通大码头。而苏州,乃是最大受益者。

苏州占全国南北东西交通的最佳地理区位。苏州北枕长江,便利东西物流;坐拥南北大运河穿流而过,长江运河的贸易活动比较到杭州节省4到5个水运日程;苏州娄葑门外河港东联太仓浏河港接驳海外商贸,明清两代苏杭一带以生丝(湖丝)为主打的海外贸易赢得大量西方白银进口。大运河、长江南来北往的物贸交通,促成苏城阊胥门与枫桥山塘一带经贸往来异常活跃。“金阊一带,比户贸易,负郭则牙侩辏集”(崇祯《吴县志》)。其民多“居货招商,阊闤之间,望如锦绣”,从胥门到阊门,“迤逦而西,庐舍节比,殆等城中,此侨客居多”(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这里活跃的商贸乃是全国性的。

阊门,白居易称“阊门四望郁苍苍,始觉州雄土俗强。”可见唐时阊门一带还是原生态乡野,否则何以这位苏州刺史登阊门闲望一派“郁苍苍”?张籍也称:“杨柳阊门路,悠悠水岸斜。”阊门外还有军营,“阊门晓严旗鼓出”(白居易《忆旧游》)。宋《平江图》标载胥阊门间还有吴王避暑的夏驾湖遗存,宋《吴郡志》也有记。到明代,阊门就成了商业闹市区。唐寅《阊门即事》写道:“世间乐土是吴中,中有阊门又擅雄。翠袖三千楼上下,黄金百万水西东。五更市买何曾绝,四远方言总不同。”清宗信《续苏州竹枝词》:“阊门趸货众商居,十万人家富有余。赶节冰鲜何太早,南濠四月卖鲥鱼。”完全是一派商贸繁华之地。乾隆二十四年(1759)《盛世滋生图》(后称《姑苏繁华图》),其高潮段即是从胥门到阊门繁茂的商贸情景,写实地再现“阊门内外居货山积,行人水流,列肆招牌灿若云锦”,河上货船、客船、竹筏等约400艘,商铺林立230余家,包括五十多个行业,摩肩接踵人物12000人。阊门到枫桥,成为十五到十八世纪中国最繁华的地段。

唐诗中“江枫渔火对愁眠”的枫桥,在明清则已是全国著名的经贸重镇。“自吴阊至枫桥,列市二十里”。苏州府郡风俗“枫桥之米市,南濠之鱼盐、药材,东西汇之木簰,云委山积”,与河南朱仙镇、广东佛山、湖北汉口号称全国四大米镇,枫桥独占鳌头。例如,雍正十二年,枫桥交易大米一千万石,占全国远距离运销商品粮总数三分之一,可见枫桥米市与经贸交易在全国的分量。

中国古代虽然贬商抑商,但是明清以来,苏州与江南一带得益于大运河交通,商贸活动就相当活跃,商业意识强。顾炎武称,苏州人“当江淮岭海楚蜀之走集,其人浮游逐末,奇技淫巧之所出”(顾炎武:《天下郡国利病书)。《太湖备考》称其地民风,“以商贾为生。地狭民稠,民生十七八即挟赀出商,楚、卫、齐、鲁靡不到,有数年不归者。”洞庭人“商游江南北,以迨齐、鲁、燕、豫,随处设肆,博锱铢于四方。”而文人学士官吏,一方面读书科举,一方面经商,

做了高官的并不贱视经商,在故乡出资经商者大有人在。在商业经济环境下,吴中文人士子逐渐改变了不屑与商贾为伍的清高态度,出入市井,与商人交往热络。文艺创作已不再止于“自娱”。吴中文人领袖文徵明、唐伯虎、祝枝山、仇英的书画作品,王世贞等文豪名家应聘撰写序跋、墓志铭,都明码标价,收取润笔。苏州是中国最早资本主义萌芽的地区,商业意识深入到社会各群落。

文化繁荣需要文化人耕植,文化成果——产品也需寻求文化消费与拥有的对象。城市居住着各阶层人物:官吏(包括致仕闲居在苏的外籍官吏),文人,商人(本地和外籍客居的商旅人士),妓女优伶,手工业者,游闲人物。前四类和第六类人,是文化消费的主要对象,文人、优伶、手工业者是苏州文化创造者。那些书画佳构、名家特撰,有人订购品鉴,昆曲有士绅家班蓄养,有戏园日夜公演,评弹有数以百计的书场与各阶层有闲暇的听众,园林有士绅构建游赏,百工之艺、数以千计的工艺品提供给江南至京城使用,而那些吴中绝技、高端极品自有达官贵吏、高士豪绅、命妇闺秀、妓女美妾享用,或流通于商界官场。各种门类文化产业勃然兴盛。例如演剧唱曲冶游娱乐业,钱泳《履园丛话》指出姑苏此种现象:“商贾云集,宴会无时,戏馆酒馆凡几十处,每日演剧养活小民不下数万人。”

城市化与商业化,经济繁荣、商贸发达,催生了文化产业遍地开花,文化成果姹紫嫣红。时任吴县县令的袁宏道,赞叹苏州风物:“若夫山川之秀丽,人物之色泽,歌喉之宛转,海错之珍异,百巧之川凑,高士之云集,虽京都亦难之。”

心灵飞扬的空间

思想的解放,社会的自由活跃,是推动苏州—江南文艺繁荣的根本动因。

至明代中叶,经宣德朝休养生息政策,到成化年间开始显示出社会繁荣稳定局面。十五世纪末至十六世纪初,中国文坛萌生新动态。皇朝专制集权统治松弛,文禁疲软,给“天高皇帝远”的江南留下了自由发展的空间。

一股新的思想潮流在明代中叶滋生暗长,崛地而起。王阳明创心学,他提出哲学思想关键词:“吾心”“心即理也。”显然是质疑程朱理学所谓“存天理灭人欲”,王阳明则论断:“吾心之良知,即所谓天理也。”泰州王艮发展了阳明心学哲学内核,强调回到自己的本心:“人性之体,即是天性之体”“天理者,天然自有之理也。”李贽提出“童心”说,进而提出:“人道即是天道”,他举日常生活“穿衣吃饭,即是人伦物理。”(《焚书·答邓石阳书》)他全盘否定了孔孟与程朱理学。

这股尊崇个性主义、主情主义、激活自我的新思潮主要活跃于江南,在此产生深刻影响。

毫无疑义,明代中叶苏州社会经济的勃兴得益于这股哲学新思潮,才调整了重农抑商传统观念和个性思想,为经济发展提供了理念依据,商业活动频繁,商人蠢蠢欲动,商品经济雨后春笋快速增长,苏州最早诞生了中国早期资本主义萌芽——前工业社会形态。

也毫无疑义,新思想潮流打开了苏州文人紧闭的心灵。敏感的江南文坛春风又绿,文人跃跃欲试,个性勃兴,心灵舒展,世俗化风行。从明代中叶起,吴门绘画、纵情书道、昆曲传奇、通俗小说、吴歌小曲、园林寻幽,如春雨连笋一朝齐发,贤才俊杰纷涌迭出。

重教崇文造就人文荟萃

吴地民风在千年历史风雨中经历了由勇猛尚武到温雅精细的嬗变,主要得益于崇文重教在苏州蔚然成风。

宋代,范仲淹建府学,倡导教育与学术。范氏之后,苏州府学建制从未间断直至清末(1905年)。苏州府学在政府扶持下,历任地方官倍加重视,规模不断扩大完备,办学资源富裕充足。府学、县学为官学。苏州书院、私学数量之多也在全国领先。著名书院有鹤山书院、学道书院、甫里书院、文学书院、文正书院、紫阳书院、正谊书院、学古堂、平江书院、金乡书院、玉峰书院、安定书院、虞山书院、虞溪书院等。

精英教育的提升,使苏州历代涌现卓越人才,诗文书画、传奇创作,名家辈出,状元为傲。世称“吴为人材渊薮。文字之盛,甲于天下。”

市民教育的普及,戏曲评弹、通俗文艺的深入民间,使苏州市民文化素质全面提升,文化知识普及,文明程度高,心灵手巧、善用智慧。苏州以优伶婉妙著称,百工之艺、吴中绝技世所艳羡,苏州教育为这方面人才提供了人文基础。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教育的宗旨在于育人,在于中华人文精神代代传承。

综上所述,鲜明的江南水乡自然特征,吴文化的魅力,城市发展、经济繁荣,社会自由、思想活跃,重教崇文的文化传统,儒雅融和的人文精神,造就苏州人文荟萃。这个庞大的人文群体创造了苏州文化艺术的辉煌。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建设进行时
金秋十月 桂花糕香
夜色璀璨
悄悄的,入秋了
检查群租房
体验苏灯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