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图片由受访者本人提供)

□苏报记者 陶冠群

故宫博物院是中国最大的古代文化艺术博物馆,馆藏珍品数以百万计,其中也包括大量苏州书画家的杰作。苏报记者日前专程前往北京,采访了故宫博物院书画部研究馆员杨丹霞,聆听这位出生、成长在北京却戏称自己“长了一个苏州胃”的专家对吴门书画的见解和对苏州这座城市的印象。

名/家/访/谈

杨丹霞,1965年生,北京人,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历史专业毕业,故宫博物院书画部研究馆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硕士生导师。

入职故宫工作三十余年,一直从事书画史及书画鉴定方面的研究,长于书画鉴定,在民间发现《洪武、嘉靖二帝书法合卷》,填补了故宫馆藏明代皇帝书画缺少嘉靖帝书法的空白。发表专著《中国书画真伪识别》及大量相关论文。

苏州人文渊薮,是盛产艺术家的地方

苏报记者:故宫博物院收藏着一批苏州书画家的杰作,具体数量有多少,大致能分成哪些类别呢?

杨丹霞:苏州人文渊薮,从魏晋时期开始,就是盛产艺术家的地方,千百年来苏州出的大书画家太多了,从西晋的陆机,南北朝的陆探微、张僧繇,唐代的张旭,到明代的“吴门四家”,再到近代的吴湖帆等,都是响当当的人物。画史上只要提到的人,故宫基本上都有相关收藏,能够呈现整个中国书画发展的脉络。这些藏品中,苏州书画家的作品很多,但具体数量以前真没计算过。就拿“吴门四家”来说吧,他们的书画在故宫博物院都有收藏,这次为了接待你们,我专门盘点了一下他们的真迹数量,一共有近360件(套)。这里的计件标准跟日常生活中普通物品的计件标准不一样,比如说一本册页,一般人会说这是一件,但在我们博物馆系统,一本册页如果有10开的话,就算10件。

据我个人粗略统计,故宫馆藏“吴门四家”的作品数量从多到少来排列,依次是文徵明、沈周、唐寅和仇英。故宫博物院收藏了150件(套)文徵明的作品,其中绘画作品80多件;沈周的作品大约有120件(套),其中有90多件绘画作品和20多件书法作品;唐寅的作品就少了很多,有40件画作和不到20件书法作品;仇英的作品就更少,我们没有他单独的书法作品,有他的28件绘画作品,其中包括10开的《人物故事册》。不单是故宫,上博等其他博物馆也是这样的情况。

苏报记者:为什么各大博物馆馆藏仇英的作品比其他三位的少这么多呢?

杨丹霞:这主要跟他创作的题材和方式有关,因为他画的大部分作品是工笔重彩的,这种画创作起来的速度就慢。另外,仇英的出身比较低微,这跟他的家世背景,他在当时画坛的地位和影响都有关系,所以他的传世作品相对较少。

苏州的人文环境让“吴门四家”的作品极富雅韵

苏报记者:吴门四家”的作品中,您个“人喜爱哪些作品,为什么?

杨丹霞:作为一名专业的书画研究者,只要是画得好的、有研究价值的作品,其实我都喜欢,并没有特别的偏好。

关于“吴门四家”的作品,我可以说一点赏画心得和大家分享。在故宫馆藏的“吴门四家”作品中,沈周的《临黄公望富春山居图》我非常喜欢。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卷》在明成化年间由沈周收藏,沈周把画借给朋友题跋,画却被此人的儿子藏匿并偷偷卖掉了。沈周的粗笔山水的画风很大程度上来源于元四家的黄公望和吴镇,所以这件东西从收藏价值以及艺术渊源、创作师承的角度来说对他都有非凡的意义。沈周的这幅临摹之作是在他60多岁时,根据自己的记忆背临的,临得非常好。上世纪90年代中期,国家特批经费给故宫,以800多万的价格从北京瀚海拍卖公司把它买下来。

我有幸亲历了这幅画回归故宫的过程。

另外,沈周纸本设色的《京江送别图》我也很喜欢。画作后面的故事也挺有意思,沈周个性敦厚、随和,所以他的朋友圈非常的强大,他的很多重要作品都是为师友创作的。这幅《京江送别图》也是如此,是他65岁时画的。画中描绘了好友吴愈将远赴四川叙州府太守任,一众亲朋好友江边话别的情景。图中山水苍秀,树石蓊郁,代表了典型的沈周晚年浑厚沉穆的个人风貌。

文徵明的作品中,我比较喜欢水墨画《临溪幽赏图》和设色的《东园图》,还有他学习赵孟頫风格的《兰竹图》卷。

唐寅的绘画,我喜欢纸本水墨画《幽人燕坐图》和淡设色的《双鉴行窝图》,这都是他山水人物画的代表作。《幽人燕坐图》笔致细秀,颇富元人韵致,裱边上还有鉴定大家吴湖帆的题跋。而另一幅《双鉴行窝图》则笔墨爽劲、清健,体现了唐寅受老师周臣的影响,进而上溯南宋“院体”风格的绘画渊源,是我们研究其艺术师承、个人特点的不可忽略的重要作品。

仇英的《人物故事册》也是我相当喜欢的作品,当年为庆祝北京奥运会的举办,我们做了故宫书画馆的第二期主题展览,我主编了《故宫书画馆》画册的第二辑。当时选了“吴门四家”存世的最好的作品来展出,其中就有仇英的《人物故事册》。另外,我还喜欢《莲溪渔隐图》轴,这幅画空阔旷远的构图、淡雅清丽的设色以及含蓄富含悠远诗意的意境,令人心旷神怡。看了这幅画就能理解,为什么仇英能够跻身“吴门四家”之列,为世人称颂,他的作品毫无俗趣,却有雅韵、逸韵。即使是评画极为挑剔、苛刻的董其昌,对仇英也大加夸赞。

做点功课再去看展览,收获会更多

苏报记者:故宫馆藏历代书画中,通过日常展陈能与观众“见面”的有多少?

杨丹霞:我们每年至少有三到四个专门的书画展,此外,会去外省市办书画巡展,还有国内外各个博物馆的借展,所以,我们在办展这块的工作量是很大的。今年一季度,仅仅是我们书画部这个部门,主办或配合的展览就有30多个。故宫博物院自己的专业书画展览,主要集中在两个展厅,作为常设展的“故宫藏历代书画展”之前放在武英殿,现在和陶瓷馆对调了场地,改到了文华殿。目前一年至少有两个书画展在文华殿展出,在取暖季等不太适合展陈古画的时段,还会办一些当代画家的作品展。大展、特展安排在午门展厅,目前正在展出的是“万紫千红——中国古代花木题材文物特展”,这是国内外第一个以花木题材为主题的大型综合展览,展期为9月3日到10月31日。今年下半年我们还有个“海上四任”的专题展。

明年是紫禁城落成600周年和故宫博物院建院95周年,明年春天,我们会办一个以《韩熙载夜宴图》为“引子”的历代人物画大展,还将在文华殿里办苏轼特展。

苏报记者:普通观众该如何欣赏这些名画?

杨丹霞:去博物馆看展,如果只是走一圈看个热闹是很可惜的。作为博物馆的研究人员,真的很希望观众在看展前能稍微做一做功课,对展览主题、相关人物和作品有一点了解,这样看后才更有收获。

对中国绘画来说,非常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文学性的表达,这是与西洋绘画最大的不同。中国画是讲求诗书画印一体的。即使画上不题诗,画作本身也要有文学性的表达。诗是有声的画,画是无声的诗。

苏报记者:像您介绍的,近些年博物馆的展览活动很多,观众也不少,但很多人还停留在看个热闹或者只是去打卡拍照发朋友圈的程度,离看门道还有不小的距离。

杨丹霞:是的。现在年轻人受教育的程度都高了,希望他们不要满足于蜻蜓点水地看展。你用心地看一个展馆甚至只是认真地看几件展品,收获也是不同于走马观花的,这是一个长期熏陶、涵养的过程。作为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策展方,我们尽量想办法把展览做得有趣,能够吸引大家来,把相关内容解释清楚,让它不那么艰深难懂,让观众能够看进去,能真正有所收获。这是个双向交流的过程,观众也得做些努力。拿看画展来说,希望大家能停下脚步,细心体会每幅作品的构图、笔墨、情趣。

苏州民间收藏的氛围让人印象深刻

苏报记者:您对苏州画家的作品有那么多的研究,您本人也经常到访苏州吗?

杨丹霞:从上个世纪90年代末开始,我差不多每年要去苏州四五次。

苏州人杰地灵,民间收藏爱好者也很多。上世纪90年代末,我第一次去苏州就是受邀给市民做义务鉴定。那是苏州函数集团下辖的古玩公司组织的活动,邀请了故宫博物院研究书画、玉器、瓷器、青铜器等各个门类的专业人员到苏州,提供义务鉴宝咨询服务,我也受邀参加了相关活动。我记得第一次去的时候,美罗商城的活动现场摆了一长溜的桌子,请来的这些老师坐那儿接受咨询,来的人特别多,超出主办方和我们的想象,央视二套当时也进行了报道。后来一段时间,这样的咨询或者主题讲座等活动办了好几次,我也因此去了苏州好几次。最近几年,苏州博物馆经常会办一些展览,我们故宫博物院也会出借一些展品,双方交流比较多。我和同事在此过程中承担了一些送展、撤展的任务,也会跟着文物一起来往于北京和苏州。

我个人还给苏州博物馆做过全员培训,给他们介绍书画鉴定、保管方面的心得,就此进行交流,这也有好几次。另外,苏博举办面向市民的大讲坛,我受邀做过关于《文徵明山水画渊源与分期》的专题讲座。我也在故宫学院苏州分院讲过《折扇的发展历史和收藏》等课程。有时,我会带学生到苏博看展览或参加一些活动。所以这些年来去苏州真是挺多次的。和家人朋友结伴出去玩,首先想到的也常常是苏州。

苏报记者:您来了苏州这么多次,对这座城市有什么样的印象?

杨丹霞:苏州景色美,园林都很漂亮。苏州人的个性比较柔和、散淡,也很从容。苏州有各式各样好吃的东西,不管是苏帮菜还是面食、糕点,我都喜欢。有朋友开玩笑说,我是地道北京人,却长了一个“苏州胃”。苏州哪里有什么好吃的,我比很多生活在苏州的朋友知道得都清楚。

苏州园林寄托了文人、书画家的隐逸梦想

苏报记者:您提到了苏州园林,不少著名的苏州园林和苏州书画家有着密切的关系,比如文徵明与拙政园,他曾依园中景物绘图三十一幅,各系以诗,并作《王氏拙政园记》。您在游赏苏州园林时会特别关注与您研究领域相关的内容吗?

杨丹霞:我偏好那些并非游客常去的园林,比如怡园、耦园、五峰园。五峰园是文徵明的侄子、画家文伯仁主持营建的,这里头的峰石不比那些名园的假山石差,有典型的叠山造景的风格。拙政园、狮子林那样的名园当然好,但游客实在太多了。去年暑期,我去了一次拙政园,感觉到处都是人,哪儿也走不动,什么也看不了。

苏报记者:跟故宫一样,拙政园、狮子林现在也实行预约参观制度,通过这种方式来调控每个时段的客流,这样能让大家获得比较好的游园体验。

杨丹霞:是的,预约制度相对来说还是比较科学的。故宫现在一年到头也没有所谓的淡季了,想参观就得提前预约。

苏报记者:对于怡园、耦园,您偏爱它们的点是什么?

杨丹霞:苏州园林的造园特色,跟园主人的背景、人文内涵等紧密相关。很多园林都是文人雅集的首选场所。在古代,文氏家族和拙政园等一批园林之间有很多这样的故事。到了近现代,耦园、怡园都是苏州文人雅集的重要场所,很多文人在园中与园主人有诗文书画方面的互动,包括一些工艺美术家的创作也都跟这些园林有关系。顾麟士在自家园中发起创立的“怡园画集”在画坛颇有影响。

苏报记者:对于苏州来说,园林是非常重要的文化符号。

杨丹霞:是的。我们这些久居钢筋水泥大都市的现代人,能在苏州园林中暂享清闲,真是幸事。对于读书人,特别是像我这样从小读古书的人来说,内心是有田园梦的,这并不是陶渊明独有的。而苏州园林这样的城市山林,也是圆田园梦的所在。

沈周所作的几首《闻杨君谦致仕》诗里有这样的诗句“茫茫仕隐不同风,进退惟人自折衷。雁宕村前梅雨里,低头畦菜是英雄。”“到手功名赋子虚,深山长谷觅安居。读书已足功名事,更读人间未读书。”“临岐冠盖酒淋漓,卷轴通朝满赠诗。当是别翻尝案子,千人描画一人归。”诗里反映了他的人生追求和乐趣,也可看作对他艺术创作的一种说明。他愿意通过笔墨在纸上呈现心中的山水、园林,而不愿委身于官场的角逐和应酬。我觉得这也是苏州书画家的普遍心理。园林可以说寄托了这些文人、书画家的隐逸梦想,还有他们逃离官场的黑暗和尔虞我诈的一种生活态度和方式。

苏州这地方可以让人冷静、沉静下来,获得心灵的安稳和平静。苏州文化实际上是江南文化的一个缩影和集中体现与代表。我觉得苏州最能诠释柔能克刚这个词,而苏州文化也体现出这种特点,它的含蓄、平和,这种平中求奇的艺术的美,看似平淡,但实际上很有韵味。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拼到最后 苏州肯帝亚主场不敌新疆
拼到最后 苏州肯帝亚主场不敌新疆
千年古镇“晒腊味 迎新年”
“高铁桥梁医生”的冬日坚守
纽约股市三大股指3日下跌
黄河日出 景色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