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立足在江南文化的腹地,积淀着姑苏历史的厚重,浸润着吴门烟水的风雅,沐浴着改革开放的阳光,我们共同见证了当代苏州美术事业的发展。回眸600年苏州美术的潮起潮落,如何给予苏州美术史以史学性的回顾与梳理是一篇大文章,也是一次江南人文精神积淀与穿越的宏大叙事。

吴门画派不仅是苏州美术史的光彩一页,更是中国美术史的重要篇章。明代初期,苏州实质上已经聚集了一大批画家,诸如杜琼、刘珏、陈汝言、徐贲、陈暹等人都擅于诗文、长于辞赋,他们的绘画艺术源自于黄公望、王蒙,受元代文人画的影响,所作之画皆是以笔墨意趣抒发心中的情感,给予吴门画派的开山人物沈周以直接或间接的影响,故可称之为吴门画派的先驱。

吴门画派的诞生破除了传统宫廷院体绘画审美风格的影响,逐渐形成了注重文人闲情逸致和笔墨趣味的吴门绘画风格。吴门画派的开宗大师沈周,以及继起者文徵明、唐寅、仇英等一批人在艺术上比较全面地继承了宋元以来文人绘画的优秀传统,形成了各自的独特风格,开创了一代新风。吴门画派虽然有其整体面貌,但画家个体的绘画风格迥异。吴门四大家其实都各有师承,沈周因家学渊源,受杜琼等前辈的艺术熏陶,秉承了元代文人画的衣钵,以用笔简练、浑厚、苍劲而又雄健的粗笔画见长。文徵明则师从于沈周,并吸取了赵孟頫、王蒙的画法,又以缜密工致、文静清秀古雅的细笔画著称。可以说沈、文二人主要发展了元代文人画的传统,注重笔墨情趣的表现,强调感情色彩和幽淡的意境,追求平远淡然、恬静平和的格调,他们的画风奠定了吴门画派的总体基调。唐寅一生坎坷,科举失意成为落魄文人,但他却才华横溢,与文徵明虽同为沈周学生,但他也从学于周臣,他的山水画又主要师法于李唐、刘松年,并融汇了文人画技法,形成笔法挺健而细秀、墨色淋漓而融和、风格谨严而清逸的艺术特色。仇英出身画坊工匠,初学周臣,后悉心临摹历代名迹,尤精研刘松年、赵伯驹笔法,擅长于精细、鲜丽的青绿山水和工笔人物。其实细细地观察,唐寅和仇英二人的画作均是从南宋院体绘画入手,并远追北宋名家,十分重视绘画作品的主题、结构,讲究真景实感,造型准确,笔墨谨严,风格柔韵雅秀而雅俗共赏。

余秋雨先生所说的“白发苏州”,曾经是黑发。明代中晚期苏州经济空前繁荣,已经成为享誉海内外的时尚之都,各项艺术活动、工艺美术、美术精品辐射全国,甚至海外。传统丝织、服饰、琴曲、园艺、绘画、书法、篆刻、工艺、版刻引领着当时的文化潮流,从而构建起吴门画派发展的大场域关系。听曲、赏画成为人们文化生活的一部分,画家的地位进一步提高,带有浓厚士大夫生活气息的作品为吴门画派注入了新的活力。

入清以后“四王画派”又将吴门绘画艺术推向了新的高度。王时敏、王鉴、王翚、王原祁,俗称江左四王。四王画风相近,追求共同的审美理想,以正统地位雄踞于画坛。关于“四王”的艺术地位,虽然有诸如前辈学者和当代学者认为“暮气”太重,给予不高的评价,但“四王”反映了一个时代的审美风尚。同样作为文人画家,他们倡导的南宗绘画风格与审美格调,创造出了另一种崇尚古典的新风格,将中国画的笔墨、技法水平发展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四王”画风由于各有师承关系,又分为“娄东”与“虞山”两派,绘画风格影响了后代三百余年,直到近现代的吴湖帆等人仍以“四王”为尊。

到了乾隆年间出了个苏州籍画家徐扬,他用24年时间创作了一幅《盛世滋生图》长卷,将姑苏城鸟瞰于尺幅之间,反映出繁华苏州“商贾辐辏,百货骈阗”的市井民俗风情。这幅精心绘制的《盛世滋生图》比《清明上河图》还要长一倍多,成为极具艺术、文化和历史价值的研究清代苏州市井风情的可视资料。

苏州美术史发展到清代中期以后,似乎也印证了国运不佳、文化遭殃的历史宿命。咸丰、同治年间,太平天国农民起义席卷全国,经济与文化市场萧条。清朝政府平定太平军起义以后,苏州有了所谓同光年间的短暂复兴,出现了诸如过云楼、铁剑铜琴楼等一批江南文化名楼。其中声名显赫的过云楼作为江南名门望族顾氏的私家藏书楼,以藏有宋元以来的佳椠名钞、珍秘善本、书画精品而名闻遐迩。正因为顾氏三代人的努力,过云楼可以说是中国古代士大夫精英文化的最后一个高峰。诞生于过云楼的怡园画社更是苏州近代史上第一个美术家团体。在这里聚集着一大批名士、画家和书法家,吴大澂、吴俊卿、顾鹤逸、王同愈、顾若波、费念慈、翁绶琪、陆廉夫、倪田、吴谷祥、杨岘、沙山春、郑文焯、蒲华、黄山寿、任预等聚拢在一起,以“怡园画集”为号,推吴大澂为首任社长,云集了苏州及周边一大批画家于怡园。他们中的许多人如吴昌硕、陆廉夫、顾若波等,后来成为海派画家的中坚力量。作为怡园画社实际执行官的顾鹤逸,秉承“四王”之风,所绘山水涵濡功深、笔墨多逸气,自成高逸品性。

回眸吴门画派六百年,与时俱进需要重新阐释传承发展的当代意义,不断赋予吴门绘画以新活力。所谓画派,无外乎有明确的地域性、承前启后的艺术追求、风格相近的画风,特别是应该具有稳定的历史与现代的时空连贯性。追溯历史、弘扬传统,为的是借古喻今、开拓创新。吴门画派画家群体,自明代初始就不断发展、演变,文苑艺林画家辈出,即便到了近现代“吴门画派”仍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吕凤子、吴湖帆、颜文樑等一批巨擘深刻影响了中国画坛和中国艺术教育。“新吴门画派”既是号召,也是旗帜,历史的承载,既是积淀,也是鞭策的动力。今天的“新吴门画派”与传统的“吴门画派”所处的情境迥然不同,所表现的内容也必然有所不同,他们所共有的是一种开放包容的精神特质,容纳大雅也接受大俗的胸怀。今天的绘画不但需要时代的主旋律,也要有情怀和诗意,还要有现实的人文观照,从而既继承“吴门画派”的文化内核和审美特质,又注入当下新的时代的精神内涵。

今天的苏州人正悄悄地改变着自己的审美趣味,“新吴门画派”不能被割裂成单独的个体,她应与文学、戏曲、音乐等其他艺术门类一起孕育于整体的苏州当代文化之中。特别是面对苏州经济、文化的大发展,如何以一种新的视野来表达新的气象,探索新的表现形式。苏州人对传统的眷恋,是渗透进骨子里的那种温厚的人文情感、对传统的热爱,我们可以把它看作是现代都市文化的一种补充。“艺术当随时代”,“新吴门画派”需要大气磅礴的时代画卷,需要融入当代的审美理念和情感。

苏州经济的高速发展,新都市的崛起,正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模式,影响着人们的生活观、价值观和审美观。无论是从江南的地理维度,还是从江南的历史维度,苏州都是历史的、现代的江南文化不折不扣的中心,由此衍生出的吴门画派作为时代的艺术反映着时代的生活,引领着时代的风尚。所以,今天的美术创作,应该用更为宽阔的艺术视野和胸怀,积极消化融合历代吴门精粹,真正“熔铸吴门精神,彰显姑苏气派”,努力构成苏州新美术的时代群像,抒写新时代苏州美术的时代风流。(李超德)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寻一抹绿色
建天桥保通行
我们的中秋,共同的节日
生态修复中的阳澄湖
一幅画
一支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