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范

《苏州日报》70年了。写文章纪念这个特殊的年头、特殊的日子,敲下“苏州日报”这几个字,一下子,几十年的点点滴滴,几十年的许许多多,涌上心头,涌到笔下。

在《苏州日报》70年征文启事中,关于我们大家和《苏州日报》的关系,作了这样的描述:也许曾陪伴你度过许多时光,也许是你发表作品最初的园地;也许你曾是一篇报道的主角,或是一个新闻故事的见证者;也许你是报社大家庭中的一员,亲历着它的改革与发展。

这么多的“也许”,看得我都心旌摇曳了,因为这里边的“也许”,在我这里,却不是“也许”,而是“必须”,是“必然”,甚至,是“全部”。

是的,《苏州日报》是我最初发表作品的园地,也是后来我持续发表作品的园地,《苏州日报》曾经专题采访过我,也曾给我出过报道的专版,我参加过《苏州日报》组织的种种活动,我感觉自己早已经进入到《苏州日报》的角角落落,或者,也可以反过来说,《苏州日报》的方方面面,早已经渗透在我的生活和工作中,我和《苏州日报》的许多人、一代一代的人,从当年30、40后的老同志,一直到今天的80、90后的年轻人,都认识,都熟悉……反正,总之,《苏州日报》确实是“陪伴我度过了许多时光”,几十年里我与《苏州日报》简直就是如影随形。

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其实不用回首,也无须追溯,因为《苏州日报》就一直在我这里,从来没有离开,从来没有丢失。我和《苏州日报》的关系,真的是很全面,很广泛,还深入持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和《苏州日报》的这种持久的割不断的缘分,在十年前,我的孩子参加工作,也进入了苏州日报社,使得本来就一直感觉自己就是《苏州日报》大家庭中一员的我,更加名符其实地成为自家人了。

范2

假如回首往事,会有许多本来很生动的细节淡化了;时间的流逝,也会让许多本来很清晰的情形变得面目模糊,比如,我和《苏州日报》的联系是从哪一年开始,是起源于哪一件事情,投稿?采访?被报道?参加活动?或者其他种种。但是有一点是永远清晰永远不会忘记的,那就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初期,我刚刚开始走上文学写作的路,《苏州日报》就向我敞开了热情的鼓励的怀抱。

虽然已经记不清头一次给《苏州日报》写稿是在什么时候,写的是什么内容,稿子写得好不好,或者读者有没有什么反应等等,但是那个开端,确定我在后来的日子里,一直以《苏州日报》为目标,将自己的写作生涯与《苏州日报》相伴,几乎每年都会给《苏州日报》写稿,或者在《苏州日报》上露个脸,有时候一年还不止一次两次。有时候,或者同学聚会,或者文友相会,经常有人会给我带来一张《苏州日报》塞到我手里,也许是新近的,也许是隔了一年半年的,但是上面肯定有一篇我写的文章,或者是介绍我的文章,或者有我一张照片。《苏州日报》对我的一直以来的信任信赖,长期以往地给我提供这样的平台,让我每年都能或多或少有一点文字,通过《苏州日报》和苏州的父老乡亲、和苏州的熟人朋友、和苏州的广大读者进行精神上的交流,进行不见面的沟通,把我对苏州、对社会、对文学方方面面的想法通过这份报纸,接受苏州读者的审读和检阅,对我的人生来说,这是一份可贵的收获和经验。

范3

这几年,我因为工作关系,在南京待的时间比较长,但是每个双休或节假日回到苏州家里,家人都替我把近期的《苏州日报》收留着。其实没有很多的空余时间看报纸,但是翻看《苏州日报》早已经养成了习惯,不看一眼,不了解一下这段时间里家乡的大大小小的一些事情,心里总是不踏实的,总是觉得欠缺了一点什么,这是一份对家乡的感情,是《苏州日报》让我的这份感情有了寄托和依恋之处。

一个人对家乡的感情,常常是在离开家乡以后变得更深切,更浓厚,而《苏州日报》就是一个最好和最合适的弥补和充实。

今天,《苏州日报》70岁了。

对于一个个人来说,70年,大概已经走过了人生最精华的阶段了,但是对于一份报纸来说,应该是刚刚步入最成熟而又最有活力的时期。70年的《苏州日报》还很年轻,因为它一直在变化、在创新,同时,它又始终坚守着,坚守着苏州报人的理想和信念,坚守着物质社会里的这一片精神家园。

在变化中坚守,在坚守中变化,《苏州日报》活力永存。

70年历经风雨无惧无畏,70年不忘初心再创辉煌。过去的70年,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未来的日子,仍然一步一个脚印,步步留痕。

衷心祝愿《苏州日报》走出自己的新时代的新风采。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雨季不再来
红霞满天
感受昆曲
船闸改造改出“公园”
青春毕业季
苏城校园的红色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