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70年前,人民解放军兵分三路、百万雄师过大江,所向披靡,以摧枯拉朽之势突破长江天堑。4月27日,苏州解放,“天亮哉,解放哉”的欢呼声响彻古城上空。这场伟大战役的胜利,离不开英勇的人民群众——

钟山风雨起苍黄。摧枯拉朽,势如破竹。

人间正道是沧桑。地覆天翻,春到江南。

1949年的春天,是两个字——

解放!

70年过去,春去春又来。在这个春天,追思革命前辈、重温战斗岁月,从历史长河里打捞出三个瞬间,走进苏州解放那年的不朽春天。

——长江上,那些小木船无惧枪林弹雨。

引力播

解放军发给船工的完成任务证明书。

在苏州革命博物馆第一展厅,有一张泛黄的《渡江胜利船工完成任务证明书》。这张《证明书》是张家港一名船工在帮助解放军渡江后收到的。在张家港市,获得过这样的证书的船工、农民,有近百人。在他们中,有人在长江上往返七八趟,靠着一条木船,把600多名解放军战士送到了长江南岸。

——枫桥旁,百姓和人民军队结下深情厚谊。

在解放苏州的战斗中,解放军在枫桥一带与国民党部队进行了激烈的战斗。当地百姓主动为解放军做向导,还搭起人桥帮大军过河。战斗中,解放军战士用身体为百姓挡子弹。大军离开时,当地百姓送鞋、送饭,依依不舍。

——城门下,少年与地下党员共同迎接曙光。

27日凌晨,国民党军队弃城而逃。一名17岁的少年拉动粗大的阊门城门闩,打开城门迎来解放军。当年的少年岳森海今年已经87岁,他回忆往事,至今仍自豪不已。

渡江!渡江!近百船工顶着枪林弹雨驾木船过天堑

据史料记载,人民解放军渡江前夕,沙洲地方党组织按照江南工委要求,在长山、巫山、双山、中兴等地动员了近百名船工、农民,驾船偷渡长江,或转道上海到达江北,参加军事和政治训练,承担渡江向导任务。

据张家港市党史办相关工作人员介绍,仅双山岛周边方圆十几公里内,就有近百名船工参与了协助解放军渡江,几乎村村都有协助大军渡江的民间英雄。不少老人回忆往事,依旧能够清晰描绘当年大军渡江的情景。

德积办事处双丰村的宋氏四兄弟就是当年帮助解放军渡江的船工。17日,记者见到了宋氏四兄弟中老二宋子林的女儿宋秀华。她告诉记者,当年,父亲四兄弟跑运输为生,有一条25吨的大船。1949年初,船在江北停靠时,

四兄弟与解放军取得了联系,得知大军渡江急需大船和有经验的船工,四兄弟当即接受了任务。

同村张氏堂兄弟张九斤、张岳皋也带着一条28吨的大船加入进来。张岳皋的儿子张全荣告诉记者,父亲和堂伯在江北学习了一些战斗技能,比如怎么躲避敌人的扫射,船桅杆、船体中弹后如何紧急修补等。为了提高木船的抗射击能力,张岳皋还给船体加装了一层钢板,并在空隙间填充了淤泥。

这样的防护钢板对参加渡江战役的船只起到了很好的防护作用。目前,苏州革命博物馆第一展厅里就展出了一块渡江战役时保护船只的钢板。

4月20日夜,宋氏四兄弟驾船直奔南岸巫山港,他们冒着枪林弹雨,往返5次共运送了200多名解放军战士渡江,帆上的3根缆绳被打断了2根。

张九斤的儿子张网荣告诉记者,当时父亲船上的船帆缆绳被敌人打断,父亲和堂叔靠着拼命摇撸,把一批批解放军战士送到江南。

来自北荫村的船工王大桂所在的船,桅杆被击倒,无法靠岸。王大桂跳下水带领着30多名解放军战士游到了南岸。

北荫村的顾洪如、顾小东兄弟驾驶自家的木船运送解放军战士渡江。顾小东的儿子顾网增告诉记者,父亲在世时曾向他讲起过当晚的情形,其间的惊心动魄让人听着就不免后怕,“但是,父亲知道,和个人的生死相比,帮助解放军渡江才是正义的大事,所以他一直很自豪。”当晚,顾洪如、顾小东兄弟往返7次,运送了600多名解放军战士渡江。

解放后,顾家兄弟在浏河港避风时,一名解放军战士认出了他们,还把他们请到连队,并赠送了两担白菜表示感激之情。

在张家港双山、中兴、巫山、长山等地,还有遭受拷打始终不交出共产党员的农民沈汉成;带领解放军绕开敌人雷区的姚苟郎;智杀敌连长的邹秋忠;活捉敌军官的黄志玉;掩护解放军参谋成功撤离的倪兰英;给解放军送药的陆金堂……

在这片红色土地上,英雄人民的名单很长很长,他们的故事至今仍被后人不断传颂。

军爱民、民拥军,村民主动给解放军做向导、送鞋

“苏州解放时,我刚刚6岁。”苏报记者的来访,让高新区枫桥街道康佳社区居民、原开山村村委会主任杨银才再一次忆起了往昔。

杨银才说:“有一天,突然有大批部队从北面的浒墅关方向来到了开山村。两三天里,一队接着一队的,从我们村经过。一开始,村民们不知道是什么队伍,都躲得远远的,后来,他们发现这支队伍和国民党军队大不一样,不管是军官还是士兵对群众都很和气,在休息时也尽量不惊扰村民。”

“于是,村民们开始和部队接触起来,给战士们送粮食、开水、鞋子。”杨银才回忆,当时,自己的父亲杨才根和村民张水根、陆根宝等人还主动帮战士们挑军需物资,一直把他们送到木渎。

“上世纪90年代,当年这支部队的指挥员杨清将军特意回到开山村,寻找曾经给部队送鞋子的村民。”杨银才说。

引力播

袁火根讲述解放军经过他们村时的情景。

康佳社区居民、原木桥村村民袁火根,对70年前的那段时光记忆犹新:在解放军攻打铁铃关时,木桥村村民潘金元等人主动为部队做向导。靠近铁铃关时,桥上的机枪开火了,一名解放军战士一把将潘金元推开,自己挡在前面。潘金元安然无恙,这名战士却中弹倒下了。

后来,村民们带领解放军战士迂回绕到江枫桥的侧面,村民们和战士们手牵手搭成人桥过河,敌军的机枪手发现后准备扫射,千钧一发之际,解放军战士扔了一枚手榴弹把机枪炸哑了。

“当年解放军和人民群众的关系,和现在电影、电视里演的一模一样,”袁火根说,“当时有一个班的解放军战士住在我家里。他们吃的是自己蒸的馒头,菜是从村民家里买的咸菜。战士们蒸好馒头后,还主动送给村民们吃,我就吃过。”

“解放军战士在我家住了10天左右。他们就睡在院子里,临走时还把院子打扫得干干净净。”袁火根说。

袁火根回忆,在解放军进村之前,有一队国民党残兵路过木桥村,他们闯进村民家里翻箱倒柜搜罗柴刀和菜刀,袁火根还挨了一记耳光。

解放军战士的言行和国民党残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村民们和解放军战士结下了深厚感情,部队开拔时,村民们都依依不舍,有些妇女当场就流下了眼泪。

开城门、迎解放,生于旧中国的少年翻身做了主人

“他是苏州解放的见证者,是我们社区的名人。”4月15日,金阊街道彩香一村南区社区居委会主任吴丽芬,上门看望87岁老人岳森海。据她介绍,70年前的4月27日,当时17岁的岳森海和地下党员“王伯伯”合力打开了苏州阊门的城门,迎来了解放军。

引力播

打开城门迎来解放军的老人岳森海。

提起往事,岳森海记忆犹新。他说,前一天就听说解放军向苏州进军了,到了27日凌晨,能听到城西一带枪炮声不断。

岳森海等不及天亮,瞒着家人,悄悄溜出家门,一来是为了捡烟头收集烟丝卖钱,补贴家用;二来是想看看街上的情况,看看能不能遇上早就听说过的解放军。

凌晨四五点钟的时候,岳森海走到阊门城门旁,看到了平日里走街串巷做小生意的“王伯伯”。当时,“王伯伯”正在奋力拉动城门闩,试图打开城门。

“城门闩很长很重,他一个人拉不动。我认出是‘王伯伯’,就跑上去帮忙。我们两个人费了好一番力气,终于拉动了门闩,打开了城门。”岳森海说。

城门打开后,5名背着冲锋枪的解放军战士敏捷地闪进来。

“解放军战士和‘王伯伯’都夸我,感谢我帮忙,还邀请我跟他们一起走。我当时惦记着家里人,就没跟他们走。”岳森海回忆道。

大约半小时后,解放军的大部队就进入了苏州城。战士们进城后,不进百姓家、不进店铺,而是沿街打扫卫生,把国民党军队逃窜时搞得乱七八糟的大街扫得干干净净,连路口的炮楼也拆了。

看到这一切,岳森海心里充满了敬意,“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军队!”慢慢地,他也明白过来,平日里走街串巷做小生意、对小孩子特别和蔼的“王伯伯”,也是这支队伍里的一员。

解放军进城之后的几天,不少市民自发组织庆祝,欢迎解放军。岳森海明显感觉到社会秩序、治安状况一天天变好。

出生于旧中国的岳森海,早年家境殷实。父亲曾经经营了一家印刷工厂,但是日本人来了之后工厂被炸毁。父亲心灰意冷,又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仍旧没有改变社会的混乱局面,岳森海家沦落为社会最底层,他的姐姐也被父亲卖掉,从此没了消息。

解放后,岳森海一家翻身做了主人,22岁那年,他到兰州做了一名火车锅炉工,1958年调回苏州。

目睹国家一天天变好、变美、变强,岳森海自豪不已。他一直认为,自己能够给解放军开城门,只是恰逢其时,但能够亲身参与那段历史,是他一生的荣耀。

(选题策划:高岩 稿件执行:张全录 高戬 摄影:张全录)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雨季不再来
红霞满天
感受昆曲
船闸改造改出“公园”
青春毕业季
苏城校园的红色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