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昆山花桥、吴江汾湖、太仓浏河,这三个小镇地处苏沪或者苏浙交界,这里人们的生活,向来就不以省界为限。

引力播

一名外卖小哥正在穿越花桥与安亭之间的省界

——昨天中午11点半,外卖小哥小刘拎着两大包外卖饭盒,走出上海市嘉定区安亭镇“嘉亭荟”城市生活广场,跨上他的“电驴”,沿着312国道和集装箱卡车们并肩向西而去,5分钟后,他把第一份外卖送到了江苏省昆山市花桥国际商务城的一幢写字楼里。

——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段,由吴江区黎里旅游集散中心开出的两趟跨省定制公交,完成了它们的“处女航”,分别抵达上海市青浦区东方绿舟站和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西塘古镇站。

312国道上的苏沪外卖“物流”,苏沪、苏浙跨省定制公交线路上的人流,和长三角一体化这样的概念相比,这三个小镇上的人们更愿意把这些称为自己的“朋友圈”。三个小镇都正在努力构建着各自的跨省“朋友圈”,而通过“朋友圈”,这几个小镇和他们的“左邻右舍”,已成为长三角一体化具体而生动的案例。

生活“朋友圈”

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

“即便是很多花桥本地人,恐怕也说不清具体哪一块区域属于上海、哪一块区域属于江苏。”花桥经济开发区管委会党政办副主任、土生土长的花桥人朱建平说,安亭和花桥,虽然分属上海和江苏,但彼此深度融合到了几乎“同城”的程度,两地居民可以很方便地“跨省”订外卖。

日前,记者亲自走了一下外卖小哥们的跨省送餐线路,感觉的确就像走在同一座城市里——

312国道两侧,一幢幢高楼勾勒出天际线,跨越省界自然延伸;上海轨交11号线花桥支线,是这座“城市”最重要的公共交通线,日均客流量近7万人次;“嘉亭荟”城市生活广场,是这座“城市”最热闹的商业中心;“市中心”的一个住宅小区,西大门正对花桥经济开发区管委会,走出东大门就踏上了上海的土地……

朱建平介绍,除了交通、商业和居住资源,两地居民还共享医疗、教育、生态等方面的资源,“毫不夸张地说,安亭人和花桥人的生活已经密不可分。”

在汾湖与上海市青浦区金泽镇、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陶庄镇之间,以及浏河与上海市嘉定区华亭镇、宝山区罗泾镇之间,也有类似的“跨省生活圈”。

“汾湖与上海、浙江接壤,号称长三角中的‘小三角’。民间的长三角一体化,早已在我们这一带悄然进行。”汾湖高新区芦墟办事处老年协会会长张俊说。2016年,三地的老年人首次在陶庄举办了太极拳、广场舞和乒乓球联谊赛;2018年,第二届联谊赛在汾湖举办;“今年打算在金泽举办第三届,我们要争取把这个赛事固定下来,每年办一届,三地轮流做东。”

昨天早上,来自上海九院的专家们再一次出现在浏河人民医院。半天时间,他们共接诊了上百位来自浏河及周边太仓乡镇的患者。

浏河人民医院院长王耀洪介绍,他们于2015年和上海交大附三院签订了托管协议,后来上海交大附三院并入上海九院集团,“2017年,投资3亿多元新建的浏河人民医院启用,我们与上海九院集团升级合作模式,去年正式结成医联体。”

引力播

浏河人民医院大楼上“上海九院太仓医联体”的字样十分醒目

王耀洪说,浏河居民在家门口就能享受上海优质医疗资源,这正是长三角一体化带来的民生福利,“我们希望随着长三角一体化的深入推进,异地医保政策能有所突破,更加方便患者。”

产业“朋友圈”

错位融合,共迎发展新机遇

上海国际汽车城,核心是位于安亭的上汽大众总部。近几年,上海国际汽车城的“朋友圈”同时被花桥和浏河“惦记”上了。

朱建平表示,花桥突出与上海错位、协同、融合发展,花桥的主导产业是总部经济和现代服务业,而安亭的主导产业是汽车制造,双方存在协作空间,“花桥国际博览中心拥有10万平方米的展览面积,连续举办过5届中国(昆山)品牌产品进口交易会。我们希望今后能承接安亭的改装车车展,从而推动安亭汽车产业和花桥会展产业的跨界融合。”朱建平说,这个设想已经提上花桥—安亭协作发展的议事日程。

据悉,2018年,上汽大众在花桥设立了全国销售培训中心和一款斯柯达车型的全国销售中心,汽车电商“毛豆新车”的总部也在同年落户花桥。

浏河也在积极融入上海国际汽车城的“朋友圈”。去年,该镇从上海引进的大项目都和汽车产业有关,包括南雁新能源传动项目、梅克卡斯汽车科技项目、保捷传动项目、华兑汽车科技项目等,总投资超26亿元。

统计数据显示,近三年,汾湖约60%的投资来自上海,新开发的楼盘约50%购房者来自上海,新兴产业和高端人才约50%来自上海。汾湖高新区管委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去年以来,汾湖结合“331”和“263”整治,清理了一批“散乱污”作坊和落后产能,腾退土地1201亩,为向高质量发展和绿色发展转型做好了准备。

产业的“朋友圈”,正在突破“乡邻”地缘界限,做大做强。

去年以来,汾湖招商部门加大了与上海莘庄、虹桥商务区、张江、紫竹园等区域的对接,突出产业协同,重点加强智能装备制造、新型半导体、生物医药、新能源等先进制造业以及电商物流、基金、文化旅游等现代服务业的对接与合作,全面承接上海溢出的高端资源和项目……

党建“朋友圈”

集结红色力量,引领协同发展

去年8月30日,太仓市浏河镇与上海市嘉定区华亭镇签署了《推进华亭浏河一体化发展战略框架协议》,同时签署了包括党建合作在内的多个专项子协议。同年10月26日,根据党建合作协议,两镇举办“红舟共济”党建共建项目启动仪式暨首场“领雁讲坛”。

那场讲坛给浏河镇浏南村党委副书记胡静艺留下深刻印象。他原以为在讲坛上分享的无非就是“鸡汤”,没想到华亭镇的村干部们拿出了“干货”,“华亭镇毛桥村建了一个乡村旅游集市,把农产品销售、餐饮、住宿等项目整合在一起,集聚效应相当明显。”

借鉴毛桥村的经验,浏南村正全力打造七十二家村田园综合体农旅项目。而浏河镇东仓村的一块闲置土地,恰好与毛桥村的农旅项目接壤,东仓村主动将该地块融入毛桥村的农旅项目。

引力播

汾湖高新区一角

汾湖高新区与上海市青浦区金泽镇、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陶庄镇和西塘镇共同组建的“吴根越角”区域党建联盟,也是“干货”满满。据汾湖高新区组织人事局负责人介绍,该联盟由“小三角”地区的14个村级党组织构成,建立之初,就着力破解界河治理、省界区域环境卫生等难题;接着共同谋划各村的发展定位,打造特色亮点;目前,14个村还在谋划两两结对,协同发展。

引力播

花桥与安亭建起了党建“朋友圈”

去年6月1日,安亭花桥共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先行示范区推进办公室开始运作。去年12月,经花桥党工委、安亭党委协商决定,中共安亭花桥共建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先行示范区推进办公室临时支部委员会成立。

临时支部支部书记崔亚飞表示,临时支部将以党建为引领,创新工作方式,推动党建工作与共建工作深度融合,用实实在在的行动和成效推动安亭花桥打造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先行示范区。

治理“朋友圈”

单方管不好的事,携手一起管

锯齿状的省界,曾经让花桥城管委副主任方志洪头大。

“花桥和上海嘉定区安亭镇、青浦区白鹤镇接壤,不少地段的省界就划在道路中间。”方志洪说,这样的道路,一度是流动摊贩的“乐园”——人站在上海的地面上,摊子摆在花桥的地面上。上海城管来了,抬脚跨进花桥境内;花桥城管来了,把摊子挪到上海境内。“腾挪”之间,他们就钻了属地管辖权的空子。

“还有违章建筑的问题。”方志洪告诉记者,在过去的几十年中,省界附近的部分村庄相互交换了一些土地使用权,从而产生了“飞地”,“省界道路新东路附近花桥境内一侧,在一片上海方租赁的土地上,出现了7万多平方米的违建群。还有一处违建,七开间的房子,竟然一半建在上海一半建在花桥。”

“以前,上海城管和花桥城管各管各的,导致交界处的流动摊贩和违建谁也管不好。”方志洪说,去年花桥城管与安亭城管、白鹤城管合作治理省界周边区域。针对跨省流动摊贩,双方城管执法人员约定同一时间在同一地段一起巡查,流动摊贩再也无法钻属地管辖权的空子。针对省界附近的违建,双方的国土、住建部门先行介入,确定土地权属和建筑性质,然后双方城管共同治理,“经过协同治理,我们拆除了新东路旁7万多平方米的违建群和横跨省界的奇葩‘七开间’。”

方志洪表示,目前双方的基层网格员正共建长效共管机制,“下一步,还打算探索委托管理合作模式。”

汾湖高新区汾湖湾村党总支书记沈晓华,也曾有和方志洪差不多的烦恼,不过困扰他的不是跨省摊贩,而是跨省垃圾。汾湖湾村和浙江省嘉兴市嘉善县陶庄镇湖滨村、西塘镇鸦鹊村均是一河之隔,苏浙两省在这一带以河道中心线为界,界河上的水葫芦经常在夏季暴发,随着水流和风向“流窜”于两省之间,导致界河保洁陷入“扯皮”状态。

省界是“死”的,水葫芦是“活”的,人更是“活”的——今年1月,吴江区和嘉善县的水务部门达成合作共识,对界河保洁实行轮值包干制,单数年份由嘉善县全面负责,双数年份由吴江区全面负责。

“长三角一体化是个大概念,需要无数个细微的落脚点来支撑。从一条河出发,我们正踏踏实实地推动着长三角一体化。”沈晓华说。

(选题策划:高岩 稿件执行:高戬 图片由花桥经济开发区管委会、浏河镇政府、汾湖高新区管委会提供)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洋医生问诊
苏贵孩子连线迎六一
雨中乐
游园醉
消夏果蔬营养互动
凌霄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