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苏报记者林琳

连日来,苏城循环着阴雨模式,气温低迷天气湿冷,在路上走上一小会儿,人就冻得瑟瑟发抖,更别提长时间的户外作业了。2月12日下午3点多,苏州市救助管理站的张启和朱莉萍办完交接班,开始了新一轮的街面巡查,瞄准的是生活无着落的流浪乞讨人员,“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对他们实施临时救助。

然而,救助之路远比想象中的困难,工作人员的满腔热情,时常换来救助目标的一脸冷漠。在人流喧闹的景德路和人民路交接处,一名衣衫褴褛的乞讨人员引起了张启和朱莉萍的注意。这名中年男子左腿残疾,与身旁的狗紧紧相依。见到身穿印有“救助”字样黄色马甲的张启和朱莉萍靠近,男子显得有些抵触。

“天这么冷,你跟我们回救助站好不好?我们那里有空调,还有吃的,都不要钱。”面对朱莉萍的“邀请”,男子摇摇头,自顾自地埋头玩手机。“我们给你棉被和羽绒服吧。”男子继续摇头,一言不发。朱莉萍和张启对这种尴尬场景习以为常,耐心劝解多次后,朱莉萍向该男子递上了名片,并叮嘱他名片上有救助站的地址和电话,有需要随时可以找他们。

“这位大叔自称是常熟人,在这个地方‘安营扎寨’半年多了,我们救助站工作人员几乎天天来劝他。可他就是不愿跟我们回去,也拒绝接受任何帮助。”张启说,临时救助本着自愿原则,不能强制救助。也就是说,如果流浪人员不愿进站接受救助,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也只能尊重流浪人员本人意愿。

一街之隔,一间已经歇业的商店门前,一名流浪老大爷吸引了张启和朱莉萍的目光。老大爷头发乱糟糟的,身上异味隔着厚厚的冬装还能闻到。张启告诉记者,这名老大爷80岁了,自称是昆山人,无亲无故。由于他执意不愿到救助站,年前已给他送来了御寒衣物。当天,老大爷仍然坚决地拒绝了救助。“老人家年纪大,外头天寒地冻,还是很危险的,我们晚上再来。”张启年纪虽轻,干起活来有一种“老干部”的架势。

从观前街、石路到火车站、汽车站,每一个热门商圈、交通枢纽、地下通道、桥梁涵洞等重点地区,两人都仔细巡查,从头到脚被雨水打湿了。回到救助管理站,两人顾不上喝口水取暖,又马不停蹄地开展其他工作。

“小郭,最近的车票是下周二的,我们会护送你回家。”今年2月3日,朱莉萍和同事在苏州火车站救助了14岁的小郭。由于身边没有家长陪同,小郭又丢了手机,还不记得家人电话,心急如焚。朱莉萍和同事将小郭带回救助站,试图通过他的身份证信息,寻找其老家亲人。直到最近几天,在当地派出所协助下,通过当地村委会,终于与小郭亲人成功取得联系。“虽然没能回家过年,但在这里,我也过了一个很温暖的春节。哥哥姐姐对我关心,陪我看春晚,送我零食吃。”小郭这样说。

为了在寒冬里保障生活无着流浪乞讨人员的生命安全,入冬以后,市救助管理站工作人员,在每天例行的街面巡查之外,还在晚上6点至晚上10点,加密了街面巡查频次。尤其是在桥洞、地下通道、开放性公园、景观长廊等重点区域,巡查人员积极排查,为生活无着落人员提供了食宿、帮助返乡等临时救助。春节长假期间,工作人员24小时坚守岗位,帮助114名流浪人员渡过难关。为了让他们在救助站里同样能感受到过节气氛,救助站提高了伙食标准,还组织大伙儿一起看春晚。

“90后”的朱莉萍和张启告诉记者,救助站的工作比想象中的辛苦,每天在路面巡查,三天两头要出远门护送。但每每成功把被救助者平安交到亲人手中,打心底里觉得很宽慰,因为自己干的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四川会东:壶穴奇观
隐秘而伟大
熊猫享嫩竹
身边的运动会
娃娃插秧
和生活比个高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