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力播 家在苏州 微博 微信
首页 新闻 视频 专题 文化 图片 法治 理论 时评 教育 工业园区

  赵钧在盘门古城墙边“检查”。  □赵炎  摄

  赵钧在盘门古城墙边“检查”。  □赵炎  摄

 □苏报记者 严松

“盘门古城墙上长了不少树,树根扎进了墙体里,对古城墙的损害很大。”最近,76岁的赵钧像往常一样在盘门城墙边“巡逻”时,发现了这一情况,并及时反映给了盘门景区管理部门,建议及时清理古城墙上的树木。“自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我就参与了盘门古城门、城墙的修复、维护工作。几十年来,盘门就像是我的孩子,每天来看看她,成了我的习惯。”赵钧说。

1976年,34岁的西安人赵钧和妻子来到苏州定居。和西安一样,苏州有着很多历史悠久的古城门、城墙。盘门、阊门、胥门……这些曾经把姑苏人家包围其中的古城墙、古城门,如今依然承载着姑苏深厚的文化底蕴,深深吸引着赵钧。由于从事古建筑修复设计工作,赵钧结识了苏州园林管理部门的专家邹宫伍。对于古城门、城墙的认知,让两人有很多共同语言。1983年,为了保护古城风貌,邹宫伍带队对盘门古城墙进行修缮,邀请赵钧加入专家团,共同为古城墙修缮出谋划策。“当时的盘门古城墙破损严重,墙体开裂、脱落。城墙边还有很多老百姓靠墙搭建了房屋居住,不仅不安全,还对城墙产生影响。”赵钧说,上世纪80年代物质条件差,城墙修缮缺乏资金,只能一点点修,一点点补,最终修缮完成了300多米长的景观城墙。这为此后盘门古城墙作为旅游景点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35年来,每一次的盘门古城墙修缮,赵钧都会参与。“印象最深的是2015年6月,水陆城门东段长达76米的城墙因雨水原因出现滑坡、崩塌。”赵钧说。经过专家团的商议,当年8月开始对塌陷段进行修补。“当时的情况很特殊,塌陷段刚好临近观光河。河道需要定期清淤,如果在塌陷段直接修补,很可能会由于河道清淤影响城墙地基,出现再次塌陷。”为了解决这一难题,赵钧和专家组现场反复考察、调研,观察城墙附近情况,力图找出最好的办法。“最后决定城墙基础与河道驳岸基础采用公用桩,这样不仅能加固城墙根基,还能加固河道,防止塌陷。”赵钧说,由于古城墙

体的芯体是土体,稳定性不高。

根据“修旧如旧”的原则,专家团决定利用“挂网喷浆”的方式,用细钢筋将钢筋网片固定在土体上,再灌入毛石混凝土,加固墙体。“另外,墙面上的砖也要是定制的仿古砖,这样才能保持城墙的韵味。”赵钧说。

现在,已经76岁的赵钧仍然会每天早晨去盘门古城墙边转一圈,观察城墙的状态,同时为古城墙的修缮出谋划策。“在苏州参与古城墙修复工作三十几年,对于古城墙已经有一种深厚的感情。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古城墙‘需要’我,我都会竭尽所能。”赵均说。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最美“小娘鱼”出炉啦
社区晚会迎新春
寻年味儿
商场上演警营盛宴
考完啦
琉璃鼠上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