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麻辣烫 | 隔壁老王

燕华君

世界杯进入淘汰赛之后,乌云急聚,画风突变,这帮男人像是服了龟鳖丸或心灵鸡汤似的,这,还是小组赛中的那帮男人吗?怎么像是重新换了一批人马似的,答案是:你大爷还是你大爷。

淘汰赛真心好看,既刺激又意外,既伤怀更喜感,连隔壁马妹妹都这么说,还专门敷好面膜撑到半夜看男人们踢球,我和隔壁老王相视一笑,算作赞扬吧。

东隔壁老王,西隔壁马妹妹,我住中间,论球迷级别可分三个档次。老王当仁不让是骨灰级球迷,他的资历阅历年龄智商摆在那里,傲骄得令人信服。隔壁老王不烟不酒不麻,更没有三教九流朋友,在家看闲书,偶尔上街买小菜,清洁整齐,卫生健康。喜欢看足球,不仅是看世界杯,世界各大联赛如数家珍,众多球员名字更是烂熟于心,简直是油腻中年男里一道耀眼的白月光。老王从1982年就开始看世界杯,他清楚记得,那届世界杯在西班牙举办,全世界球迷却集体为巴西队操碎了心。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开幕式的花哨以及1998年法国世界杯闭幕式的华丽,统统抵不上巴乔、罗纳尔多、齐达内、皮耶罗等足球英雄留给老王的一往情深。老王叹息说:人生最好的时光就是看七到八场世界杯,接下来全是垃圾时间。

相比东隔壁老王对足球的专心致志,西隔壁马妹妹则要宽容随意得多,她出生于1990年意大利世界杯的火热夏天,邻居们常听她父母说,讨债鬼要吃哉,讨债鬼又哭哉,讨债鬼烦得来。马妹妹从讨债鬼成长为一个媒体记者,其中我们又看了好几届世界杯。马妹妹对世界杯的热爱,首先基于踢足球男人长得帅,行走的荷尔蒙嘛。她还时常语出惊人,隔壁老王只好用频频假装咳掩盖一个资深球迷的绝望。

马妹妹说,世界杯嘛我年年看,老花头。马妹妹说,这次终于把梅西的脸对上了,我一直以为他是打篮球的NBA;马妹妹说,你们不知道吧,内马尔姆巴佩和卡瓦尼他们三人是一伙的,——嘿,你没辙了吧?讨债鬼马妹妹也有灵光乍现蒙对了的时候。

隔壁老王性格好,他对我眨眨眼,说起刚刚过去的八分之一比赛,他说诡异得紧。三个晚上两场比赛神同步,剧情一豪门球队及巨星出局,剧情二加时赛+点球大战,剧情三正常比赛正常比分,刚刚好。那些说巴西队输日本队赢的人是受了前两场比赛的刺激。

诡异得紧,这才是世界杯该有的样子。编剧是天才,导演手法妖娆,演员个个演技爆棚,俺们群众既有戏看更有瓜吃,这个夏天满足了。世界杯赛事有时有迹可循,更多则是毫无章法,你永远搞不清上帝之手今天要帮哪一支球队?接下来的四分之一比赛更不好猜。随缘吧,谁当冠军都不容易;比分不重要,过程最开心;豪门出局我们看黑马,球星回家我们专心看球。这么一想,资深球迷老王,伪球迷我,讨债鬼马妹妹,突然之间齐刷刷站成了统一战线。

0
[责任编辑:汪财]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