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组织秘书长:上合将影响世界发展进程

上合组织秘书长:上合将影响世界发展进程 

人民网北京6月19日电 (常红 温庆)上海合作组织秘书长拉希德·阿利莫夫日前在京参加由太和智库等机构举办的“上海合作组织软实力与地区文明交流互鉴”国际研讨会。就“扩员后上合组织的机遇与挑战”、“一带一路”建设、促进世界自由贸易、反恐合作、智库合作等方面回答了多家媒体记者的提问。

拉希德·阿利莫夫表示,“一带一路”倡议已经成为了一个世界性的倡议,上合组织也成为“一带一路”建设非常重要的因素,“一带一路”建设并不是中国的独角戏,而是世界几乎所有国家都在参与的庞大的交响乐章。上合组织在扩员之后,在反恐方面的力量大大增加,安全和稳定是上合组织优先关注的问题。上合组织更加壮大,也有了更好的前景。未来这一幅员辽阔的地区组织将会影响世界发展的进程。

以下为答问全文:

上合组织国家经济前景广阔 反恐力量增强

人民网:继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之后,现在上合组织成为了人口最多、幅员最广的综合性区域合作组织,您如何看待上合组织未来的发展前景、机遇以及挑战?

阿利莫夫:

印度和巴基斯坦加入上合组织之后,组织增强了,规模更大了。

上合组织成员国所吸收的外国投资占全世界的11%。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上合组织国家在最近一年一共登记成立了60多万新企业提供了很多新的就业岗位,对地区经济、世界经济都有很大的推动作用。虽然成员国相互之间的贸易不是很平衡,但在2017年末,整体的贸易额是1900多万美金。另外,上合组织国家所出口的商品占全世界的23%,说明这些国家有很大的经济潜力。上合国家发展得都比较快,2016年,八个国家总产值的平均经济增长速度为4.8%,比全球的平均数字还大一倍。所有这些数据都证明,全世界的发展动力逐步东移,移到上合这个辽阔的地域中来。

根据联合国的数字来看,上合组织成员国有六亿五千多万年龄在15-24岁之间的年轻人,这些人年富力强,积极参与各种经济活动。所以我们的领袖们都非常关心青年,关注青年政策,为他们创造条件,使他们能够做出更多的贡献。

如今,成员国的合力增大了,也能够更好的与“三股势力”开展斗争。印度和巴基斯坦在反恐方面都有很丰富的经验,上合组织也有反恐中心,他们之间可以相互协调、引导,促成反恐合作。此后,它们能够和联合国的反恐机构以及其他的地区组织在反恐方面开展积极的合作,这对于保障上合的稳定发展是十分必要的。

总之,上合组织在扩员之后,在反恐方面的力量大大增加。上合组织更加壮大,也有了更好的前景。

“一带一路”是共同谱写华美的交响乐章

彭博社:上合组织国家成员国如何参与到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建设当中来?中国对上合组织成员国地区的影响会不会通过“一带一路”的经济建设有进一步的提高?

阿利莫夫:

这个问题是极具现实意义的,首先,今年9月份,我们将共同迎来“一带一路”倡议五周年。五年前,习近平主席对哈萨克斯坦进行访问时,向全世界正式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新构想。今天,“一带一路”已经成为了一个跨国际的宏观倡议,涉及到的国家不仅仅是上合组织成员国,实际上已经涵盖了所有世界国家的1/3。因此,上合组织可能是最积极的成员了。

2014年习近平主席在杜尚别上海合作组织峰会时签署文件中第一次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当时大概有87个国家签署了相关“一带一路”建设协议,并积极地参加到“一带一路”建设当中。如此看来,“一带一路”参与者的地缘涵盖远不仅仅是中亚国家,而是涵盖了整个世界。这是一个宏观的倡议、全世界型的倡议。所有上合组织的成员国同中国有非常棒的合作关系,我们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也是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因此,成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因素。

上合组织也取得了一些令人羡慕的成就。短短四年时间,“一带一路”成为了全世界的向往。现在已经有了75个“一带一路”相关的经济开发区。从2013年开始到2017年,总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额达到3.3万亿美金。五年间,我们的发展态势是4.4%的增长率,去年我们破了记录,以3.3万亿国家贸易额当中,上合组织成员国一年就贡献了40%多,将近50%,发展的态势非常迅猛。

正如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不是独角戏,是一个庞大的“交响乐队”,习主席邀请全世界的国家参与到“一带一路”建设中。如今,我们的乐队所有的乐器都已经开始发出声响了。根据世行的统计数字,我们的交响乐奏响了所有的乐器,也就是“一带一路”所有的参与国家起着自己独一无二的作用,他们都是首席小提琴家。

我们也需要牢记,每一个上合组织成员国都有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发展观和发展战略。现在我们所负责的极为有挑战性的工作就是让每个国家的利益和发展战略对接在一起。在“一带一路”建设中,不会只有一个赢家,因为我们有上海精神,我们是互利共赢的。

上合组织在促进世界自由贸易中影响世界进程

新华社:想请您谈一下在上合组织扩员之后,促进世界贸易体系方面能够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阿利莫夫:

我们并不着急,上合组织本身的组织性质是共同协商,集思广益,大家共同寻找解决问题的答案。

我们谈到自由贸易、自贸区时,首先需要解决的是所面对的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体系,也就是对接的问题,像基础设施(如公路、铁路、航空、海运、航线)的对接,取决于每个国家所处的位置。因为上合组织有四个国家是内陆国,并没有出海口,这也是需要我们考虑的。现在,塔吉克斯坦同中国有65%的外贸额,是通过4000余米的海关关口进行的。吉尔吉斯坦也是一样的模式。

说到自贸区,我们首先应该想到道路。因为商品不会自己飞,这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另外是海关,上合组织有很多的工作是和海关等有关部门在不断磋商。现在也有了非常令人骄傲的成就,我们有专门的工作小组负责调节一些非常复杂的问题,包括贸易通关便利化等。这就是为了使得我们能够最终形成一个大的自贸区域,并制定出一些具体措施。

自贸区域的建成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非常理智,每迈出一步,都是通过我们的专业小组的专业思考,而且已经出现了成绩。我们现在并没有希望上合能够影响某项进程,未来这一幅员辽阔的地区将会影响世界的进程,但这不是我们上合组织的所有目标。

安全和稳定是上合组织最优先关注的问题

今日俄罗斯国际通讯社:祝贺上合组织成立17周年。上合组织是不是要采取一些新的措施,在反对“三股势力”和解决阿富汗问题方面,有什么新的举措?

阿利莫夫:

保卫和平和维持稳定、安全对上合组织的领导人来说,一直到现在,都是最优先关心的问题。上合青岛峰会上,通过了一系列的文件,内容就是加强在安全方面的合作。第一个成果是成立了独有的司法条约基础。在这个法律基础上,我们可以在协商、合作的基础上,共同采取反对“三股势力”的措施,这些都是以条约和协议为基础的。第二个成果是我们的各种计划和工程项目,在青岛峰会上也达成了协议,即近期两年的一些工作计划。

我们和上合组织以外的伙伴们也在积极开展合作,尤其是和联合国的安理会反恐委员会以及联合国刚刚成立的反恐管理局的合作,我们准备和这些机构签订备忘录,这是我首次披露的消息。前不久还签订了三方协议,上合组织安全合作条约和独联体相关机构之间签订了合作协议。考虑到现在这些恐怖势力的资金来源比较特殊,包括他们能够得到来自贩毒势力的资金。因此,反对毒品的斗争也很尖锐。阿富汗在这个问题上尤其严重,一年来阿富汗毒品的生产增长87%,我们要加强这方面的斗争,把反恐和贩毒两项斗争目标结合在一起。

在青岛峰会上,上合组织也和阿富汗的外交部签定了纪要,即上合组织联络组和阿富汗政府之间的工作协调计划,其宗旨就是帮助阿富汗恢复和平和稳定。阿富汗是我们的邻国,六年来,它一直是上合组织的观察员。我想再次重复,安全和稳定今后也是上合组织优先关注的问题。

设立开发银行符合上合组织成员国的共同利益

每日经济新闻:我们注意到2010年中国提出倡议要建设开发银行,包括青岛上合峰会习近平主席提出通过银行联合体给各成员国提供贷款,您认为开发银行具体什么时候落地?

阿利莫夫:

关于建立开发银行的话题,这是早就提到过的。这个问题是我们协商解决的,上合组织各个机构都非常关注。

现在上合组织开发银行正在筹备过程中,我们各个国家之间经济、金融方面的合作以及有关项目的贷款工作一直通过各国的银行联合体在进行,预计今年年底以前,相关的手续就会完成。

我们的企业家委员会也在参加具体的经贸问题的协商。企业家委员会和银行联合会有很多的接触点,而且也有很多共同的合作机遇。这里的问题就是怎么样把资金和项目结合起来,企业家和银行家开始互相接触,也有了一个新的推动项目落实和项目资金落实的途径。

人民币国际化的步骤正在加快过程,为资金投入开辟了新的可能性,贷款工作比过去要容易的多。所有的成员国之间都是战略协作伙伴。和上合组织成员国之外的国家相比,我们有更多的方便条件,在这方面可能更容易得到这些金融资源。

考虑到金融问题、贷款问题,我们的视角要更宽一些。当然,开发银行是非常需要的,但这不是唯一的目标。因为我们现在也有不少的金融资源的来源,大家都欢迎成立这样的开发银行,但应该让这个银行符合各国的利益,为各国的利益服务。我们现在有了两个新的成员国,还要一起继续推动这方面的工作。

在上合组织内,我们不分贫富,不分强弱,也不分大国小国,我们都是愿意和希望共同发展的国家,这是新型的国际关系模式。我们的目标并不是让所有的成员都共同参加,搞一个共同的联合项目,这并不是合理的考虑。我们应该开辟合作窗口或大门,更好地通过搞经贸关系、公路运输或者民航来促进共同发展。

习近平是温暖、智慧、谦逊、负责任的大国领袖

中国搜索:您对习近平主席的印象是什么样的?习近平主席对推动上合组织的发展做了哪些贡献?

阿利莫夫:

我可能不太好评价一个世界大国的领袖,但我可以谈一谈习主席带给我的个人感受。

习主席给我的印象不仅是一个大国的领袖形象,同时也是一个让人赞叹的人。我非常有幸同他进行过数次的会谈,最近的是几天前在青岛上合峰会,我紧挨着习主席就坐,会议结束,他主动地走向我,跟我谈话,我感到非常敬佩,这也印证着习主席伟大的谦虚。

习主席的工作那么繁忙,承担着巨大的责任,但他对所有的信息的掌握让人赞叹。2016年2月份,我们初次见面,大概有10分钟的谈话时间。我感到的是习主席给人的温暖,让人感到一种非常深的智慧。

我每次读习主席的报告都非常高兴也十分认真。我看得到这位伟人的思维的深度和对中国未来考量的广度,他对中国、民族未来的发展是如何的思考以及如何考虑让“中国梦”成为现实。我也看到,他是如何在塑造中国形象中考虑中华民族丰厚的历史背景和长远的未来观。

在世界上如果可以和有如此思维深度、睿智的人见面,都是一生幸事。我所能面对的是考虑着中国的未来,世界的未来,同时是一个平易近人的人。平易近人恰恰展现出了他思想的伟大和领袖的睿智。所以,每次见面之后,我都感到我还需要向习主席学习得更多。

有一次我有幸从博物馆读到习主席写给习仲勋同志的家书,这是一封非常感人至深的信。感到习主席对家庭的深情,感受到对家长的尊敬,到对人民的关切。当我看到书信时,普普通通的语言就让你感到人格的伟大。

我是一个非常幸运的人,因为我人生中有了多次同这位伟人见面的机会,而这位伟人缔造着民族的未来,缔造着世界的历史。

通过智库合作将很多固有历史形成的问题和冲突软化

人民网:感谢秘书长先生!今天的研讨会有两个词,一是上海合作组织的“合”。二是太和智库的“和”。这两个“合”、“和”加起来,正是习主席所主张的“协和万邦、和衷共济、四海一家”的“和合观念”。您如何看上合这样的国际组织和太和智库类似的民间智库的合作?

阿利莫夫:

感谢您的问题。今天我是第二次作为太和的客人,也可以说是再一次感受到了关注,感受到了中国对于智库发展的关注。

2016年,我被任命为上合秘书长,当时就诞生了将所有研究上合问题的智库代表聚集在一起的想法。在中国一共有39个智库研究上合问题,我同大使先生走出了这一步,第一次将所有研究上合的智库坐在一起。从那以后,上合会议就成为了每年的定期会议。

智库对于上合组织有如此高程度的关注。上合组织每一个成员国每年都会有相关国家的相关论坛学术会议深入进行。比如,上合组织论坛,是由所有研究上合组织的智库来参加,但我觉得这远远不够。因为上合组织所关注的问题很广,不仅仅是地区性的问题,早已成为了宏观世界性的巨大课题。

虽说上合国家的发展水平并不一样,人口数量不同、国家面积不同、军事实力不同,但我们的思想基础是相同的,就是上海精神。我们向全世界展现了新的模式,成为了榜样。虽然仍存在很多问题,但我们也并没有隐瞒,避免了争端的出现,我们将很多固有的历史形成的问题和冲突软化,找到了新发展模式,这就是新型国际关系的榜样。

像太和智库,能够不断邀请精英泰斗们坐在一起对如此广阔的地缘政治板块上的各项进程进行集思广益和深远思考,看到太平线以外的未来,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

0
[责任编辑:叶蕴岚]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