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新闻】吴中林场护林员朱阿二守护寒山岭十四载:这片山林就是我的家

  朱师傅给我们现场当起了摩崖石刻讲解员

  朱师傅给我们现场当起了摩崖石刻讲解员

本报记者 范易 通讯员 沈颖颖

郁郁葱葱的森林,漫山遍野的绿色,总能唤起人们对踏春的美好向往,而青山常绿不仅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还有那些默默在背后守护着森林的人们。

守着群山朝夕相对数十年是怎样一种体验,只有乐于隐居山林不问世事的人,或者深居山林的护林员才能知晓。护林员是山林的守护神,他们不仅守护着树木,还保护着水源、山上的小动物,还有那创造一切的土地。在吴中区林场的一片深山——寒山岭,有这么一个人,一守就是十四年。他叫朱阿二,今年63岁。

每天巡山近十公里一个季度穿烂一双鞋

2004年,朱阿二来到寒山岭护林点,守护这片林地,不知不觉已经有十四个年头了。护林点也只是一栋孤零零的建于水库旁的小平房,屋里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就是全部的家具。朱阿二就住在这简陋的房子里。

每天清晨吃过早饭收拾收拾,穿上绿色的护林服,手拿割草刀,朱阿二便准备上山巡查了。他说天寒时蛇虫鼠蚁还比较少,眼下天气逐渐转暖,山上的野生动物就多了起来,万一和它们打了照面只能赶,可不能伤害它们,因为保护野生动物是他的工作职责之一。

林区内禁止各种明火,朱阿二日常工作中还有一大部分是劝阻上山游客使用明火。每逢过年过节,也是林区防火任务最紧张、最严峻的时候。他总是时刻绷紧防范火患这根弦,增加巡山次数,以防有市民上山扫墓烧香引起火灾。累了饿了就找个阴凉的地方坐下,带些吃的简单吃上几口。

十四年间,朱阿二把家安在山上,把心放在林区,默默坚守大山深处。

春夏秋冬寒来暑往,每天巡山近十公里,一个季度穿烂一双解放鞋。日复一日的生活,他从未说过累,日日夜夜坚守在工作岗位上。他说,换来满山的青葱,再苦再累也值得。可以说,寒山岭一带有很多路是他一步一步踏出来的。这条溪流流向哪儿,那条山路通向哪处,乃至几月份哪棵树开什么花,他都清清楚楚。

护林的初心、坚定的巡山脚步,以及挥洒在林地的汗水,朱阿二换来了寒山岭地区数十年无森林火情的工作业绩,满眼青葱的森林就是最好的证明。

只有下雨才能回趟家 两只小狗成为“家人”

寒山岭拥有众多的摩崖石刻文物古迹,朱阿二不仅是护林员,还是文物的守护者,三十多处的摩崖石刻点位是他巡山路线的必经之处。

每当走到一处摩崖石刻旁,朱阿二总会细细察看上面的文字,随手捡捡垃圾、拂掉枯枝落叶。“这个是文物,按照我们林场的管理规定,必须要每天巡视一遍,看看有没有被刻画、损坏,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贝要看护好。” 朱阿二说。

面对高山丛林,想找个人说话都没有,孤独和寂寞成为最大的敌人。几年前,朱阿二在山下的村庄里抱来两只小狗,虽然艰苦,但自己吃什么就喂狗什么。说这话可能别人不信,一个人长“年累月生活在山里,远离在山下的家人,人不能一天到晚都憋着,所以小狗成了我的家人。”朱阿二平淡地说:“只有下雨时我才能回趟家,雨快停了就带好粮食和生活必需品赶紧回山上。”

朱阿二是木渎人,虽然家离林场不远,但离寒山岭护林点还是有段距离。每当下雨时,森林防火的压力会小点,他才能抽空回个家。曾经最长的一段时间,朱阿二一个多月没盼到雨,最后还是托人带来了粮食。几十天都回不了家,想找个人说话都难,就只能对着自己养的小狗说会儿话。

十几年前,这里的树木很少,山上还有不少的杂草。然而在朱阿二的见证下,山林已经逐渐被绿色覆盖。看着眼前连绵不绝的山林,朱阿二略带微笑而满足地说:“我在这护林这么多年,早就对它产生了感情,哪儿我都不想去,我会一直坚守在这里,这片山林就是我的家。”

0
[责任编辑:小薇]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