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导游陈秋艳:危难时刻,乡亲们救助过我们

本报记者 吴涛

“大地在颤抖,碎石在崩落,我们的大巴车就停在盘山路上动弹不得!原本晴朗的天空瞬间尘土飞扬,遮天蔽日,只听见山体塌方的声音如同雷鸣般轰轰作响,就看见两侧山石已如瀑布般倾泻而下……”回忆起2008年5月12日14:28在四川省松潘到茂县间的公路上的经历,陈秋艳至今仍然心有余悸。

危难中淳朴村民热心相助至今难忘

陈秋艳是苏州青旅胥口营业部的经理,那一年,27岁的她正带领由16名苏州游客组成的团队在四川松潘前往茂县的路上。突然,他们乘坐的大巴车开始剧烈颠簸起来,当地的司机师傅第一个意识到地震,让大家赶紧下车躲避落石。

陈秋艳说:“面对大家的惊慌不安,我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镇静。”等到强震稍歇,作为领队的她马上安抚客人说,地震停了,大家不要乱,一定要听从指挥。

很快,有人跑来说,前面的公路因为塌方已经没法通行了,余震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落石可能再次降临。进退两难之际,有一位当地人找到他们,让他们到村子里先避避难,然后再想办法出去。于是,陈秋艳便带着她的团队和其他一些游客,去了这个名叫“马脑顶”的小村子。

陈秋艳说:“马脑顶村民们的淳朴无私超出了我的想像。对素不相识的游客,在遭遇大灾后,他们依然拿出了自己全部的存粮烧了饭,让我们在地震后又饿又冷的情况下吃上了热乎乎的饭。”到了晚上气温变得很低,由于被褥不够,又是马脑顶村的村民们拿出了家里的被子分给游客,让游客们度过了震后第一个夜晚。“正是在这个小山村停留的日子,让远离亲人的我们感受到了胜似亲人的温暖,有了刻骨铭心的感动,让我至今难忘。”说到这里,陈秋艳的眼圈红了。

余震中行走4小时山路终见解放军

陈秋艳告诉记者,在马脑顶村停留的两天里,没有电视信号,手机通讯也是中断的,大家了解外界信息只有通过一台没有天线、时断时续的收音机。从广播中,他们听到有部队已经在向这里推进了。根据广播里的消息,他们推断到了松潘,因为道路已通,就会有车辆接应。一位善于攀登山路的村民主动要求带路去寻找解放军,在和村支书商量后,游客们绕过被堵塞的公路,沿着岷江边一条小路慢慢的向山外行走。

陈秋艳告诉记者,他们走的是一条多年没有人走的山路,头顶是山石,身边就是悬崖,最难走的地方,得抓着树根、草根往上爬。因为余震,山坡上还有石头往下滚,而不远处的甘海子的水位正在不断上升。虽然很危险,但每个人都竭尽全力向前赶。“当时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把游客带回家。”陈秋艳说,她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后压阵,那是她一辈子走过的最长最难走的路。

4个小时后,他们听见了推土机的轰鸣声。与此同时,有一群穿迷彩服的人正朝他们跑来。“当时,我和好多游客都哭了,有的人抱住官兵们痛哭。真有一种看见亲人的感觉。”

重返震区感叹变化留下小小遗憾

去年5月,陈秋艳再次带团前往四川,在汶川县新城区她驻足了很久,她说:看到震区重建后的建筑非常漂亮,漂“亮整洁的城乡社区和新的生活方式,让当地大变了样。街巷里人们的灿烂笑脸,写满对未来的美好希望。”

不过,这次重访,有件事让陈秋艳感到非常遗憾,十年来,她一直很牵挂曾经救助过他们的马脑顶村村民。“村民们对我们太好了,我也想尽自己的力帮帮他们。”再次路过茂县时,她试图通过手机地图搜素马脑顶村,可是没有找到,“我也问了当地一位餐馆经理,他告诉我,地震后,震区的村镇规划发生了变化,原来一些村落都整体搬迁了,要想找到有困难。”

“没能找到当年救助过我们的村民,真的非常遗憾。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真想再见到他们!”陈秋艳说。

0
[责任编辑:姚丽濛]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