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汉清:在生死间穿梭的医务员

□苏报记者 晓亮

引力播陈汉清休息时常和家人下棋。□记者 华雪根 摄

由于有文化,他参加新四军后,成了医务员,在枪林弹雨中,在生死间穿梭,赶着救治战友。这么多年过去了,最让苏州军分区第五干休所离休干部陈汉清惦念的,是那些在战场中牺牲的战友。

13岁加入抗日队伍

陈汉清1929年出生于江苏启东。“我们家原本在启东泰安镇上开了一个小酒坊,日本鬼子来了以后,家里生意做不成了,就躲回农村了。”陈汉清回忆说,1942年那年自己小学毕业。在抗战宣传的影响下,他决心加入抗日救亡的新四军队伍。只有13岁的年纪,家人并不同意,“不管他们怎么劝,最终还是拗不过我。”陈汉清说。

1942年4月陈汉清参军后,因为有文化,不到一个月就进了教导队。此后,上级又安排他去卫校学医。“一开始,我还是想直接拿着枪,和大家一起冲锋杀鬼子,但是战场上,医务员也是必不可少的。”陈汉清说。

“我学医没多长时间,日伪军增加了1万多兵力‘清乡’。我们的大部队战略转移后,我们少部分人留下来继续坚持战斗。”陈汉清说,当时,在启东、海门一带,日伪军有50多个据点,妄图杀光所有新四军。

陈汉清说,日伪军在“清乡”中彻查户口,家家户户要登记人口,发放“良民证”,查到有问题的要全家杀光。“当时,我们家也被查了,发现家里人少了。我父母指着我的假‘牌位’告诉他们,我早已死了,这才躲过一劫。”敌人非常歹毒,如果发现有人的头颈上有戴帽子痕迹的,或者脚上有绑腿痕迹的,都当作新四军杀掉。

“坚持下来,就是胜利!”在反清乡等斗争中,陈汉清经历了很多艰险时刻,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一次,陈汉清一行十几人在执行任务中,在玉米地与日伪军撞了个正着。由于没有携带武器,陈汉清一行立即撤退,跳进了田边的河里。敌人追了过来,枪声从河边传来,最近的一颗子弹就打在他头顶上的水面上,最终,陈汉清潜水顺利撤退。

一记冷枪打来两位战友倒下

艰险无处不在,往往是致命的。那天,侦察员在侦察日伪军的一个据点后发现,有几个日伪军出动了。根据侦察员的情报,团长、政委在屋里商议攻击策略。不想消息被敌方打探到了,已有人潜伏在附近。

陈汉清回忆说,团长和政委刚从屋里走出去没多久,就听见外面一声枪响。他立即和警卫员出去查看情况,发现团长和政委已被敌人击中倒下。正当两人要弯下身检查领导伤势时,不到一百米之外的横沟里,又有一记冷枪打了过来,“子弹,刚好就从我们两个人的脑袋之间穿了过去,如果再巧一点,我们俩的脑袋可能会被同时打中,就像之前一枪同时打中团长和政委一样。”陈汉清说,敌人相当凶悍刁钻,这是狙击手常用的手段,在击中对方后,等有人前来救援,

再次进行狙击。

“子弹击中了政委的心脏,血汩汩往外冒,他早已没有了呼吸。”获悉团长和政委已经牺牲,部队特派员立即下令紧急撤退。“团长和政委牺牲的时候都还很年轻,只有20多岁的年纪啊。”说到这里,陈汉清面色十分凝重,“实在是太惨痛了,一辈子也忘不了啊!”拾起悲痛,陈汉清和战友们继续坚守在抗战前沿。抗战胜利后,陈汉清还参加过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太湖地区剿匪等战役战斗。

记不得参加过多少次战斗,也记不得救过多少人。陈汉清能记得的就是,战场上,拿起绑带、纱布、酒精,以最快时间赶到战友身边。陈汉清说:“胜利是用鲜血换来的,付出太大的代价。那段历史,那些艰难困苦,我们不能忘记,希望年轻的一代,能牢记历史,继承优良传统,把我们国家建设得更加强大。”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食客归
“挑”出快乐
国防在我心中
普法教育
一剂好膏方是怎样炼成的
小模特累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