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陈金男:口渴时喝过壕沟里的血水

□苏报驻高新区首席记者周建越

家住浒墅关开发区阳山花苑、今年已91岁的动迁居民、老党员陈金男,是苏州高新区唯一健在的抗战老兵。昨天,记者来到陈老家,他精神矍铄、神采奕奕。他说:“我不是炫耀自己,我是觉得不应该忘记幸福生活是怎么来的!”

放下裁剪刀加入抗日游击队

记者来到陈金男家时,他穿着深色短袖T恤衫,高兴之余还有一些过意不去。“这么热的天,你们还来采访。其实,我并没有做什么,只是当了个小兵而已。”陈老除了耳朵有些背外,思维非常清晰,看到记者来了,便让84岁的老伴张金娥从冰箱里拿饮料出来招待。

陈金男1944年参军,他说当时家里很穷,父母生了3个孩子,他是老二,没上过学,13岁就跟着父亲做衣裳,做了4年。后来,生意因为日军侵略做不下去了,17岁时便当了民兵,参加了新四军的抗日游击队太湖支队。说起自己的战斗故事,老人的声调顿时高了一度,精神也为之一振,让人感受到他军人气质依旧。

陈老清楚记得,他的第一次战斗,是在一个夜晚。当时,部队正准备偷袭日军阵地。因为不知道敌人分布在哪,他非常紧张,握着枪的手都在哆嗦,“直到排长开了第一枪,日本人开火了,知道了火力点才安心下来。”

因为是偷袭,敌人准备不足,部队顺利拿下了阵地。“战斗结束后,还有个小插曲呢。”当时,陈金男累得靠在日本人修筑的一处碉堡口休息。谁知,排长迅速冲过来把他扑倒,吓了他一跳。原来,是他靠在了机枪眼上了。排长后来告诉他,有很多新兵就因为战斗结束后这样靠着,被碉堡里的伤兵重新举枪打死的。“现在想想,还真是很危险的。”陈金男说。

战士们把每天都当最后一天过

陈金男告诉记者,他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当时虽然是抗日战争末期,但苏北还留有一些日军,我们队伍因为装备差,都在晚上偷袭,屡屡成功。”

抗战胜利了,大家都很高兴,以为能过上安稳的日子了,可没想到仅仅休息了几个月,又开始打仗了。陈金男的部队先后战斗在苏北、山东和东北等地。在那些地方,他一次次地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

在陈金男的记忆中,最为艰苦的是孟良崮战役。有一次,早饭做好了,一个急行军命令过来,一个人都没吃,立即开拔。当时,他们饿着肚子跑了100多里路,到了战场,就马不停蹄加入了战斗。那时正是炎热的夏天,比起饥饿,口渴更让人难忍。最终,他们在“忍无可忍下,连战场上壕沟里的血水都喝了”。

孟良崮的战斗十分激烈,“我身边的战友们一个个地‘走’了,其他部队新来的战友,没几天也‘走’了。”陈金男说,那时候,只要有新的东西,自己都会带在身上。战友们的新衣服、新鞋子也尽量穿着,“把每天都当成是自己的最后一天过。”

解放战争结束后,陈金男因表现英勇,被擢升为排长。抗美援朝时,陈金男又作为志愿军的一员奔赴朝鲜。在朝鲜的几次战斗,陈金男感触颇深,“在我心里,中国军队之所以能赢得胜利,最重要的就是勇敢。”

养花种草安度幸福晚年

“我的命是捡来的。在这些战斗中,我受过4次伤。”说话间,陈金男脱去袜子向记者展示,“脚上挨过两枪,腿上挨过一枪,还有臂上挨过一块炮弹片。”他告诉记者,1954年,他们根据中央指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回到了苏州浒墅关陆巷浜村。他从部队复员,回到苏州务农。也就在这一年,陈金男与张金娥结婚,生有二男二女。

“现在,子女们的生活都好了,两个儿子也住在阳山花苑,而且住的都是120平方米的大房子。两个孙子都有了孩子,我们已是四世同堂。”张金娥告诉记者,平时一有机会,老头子就会与家人讲诉自己战场上的故事。陈金男最爱说的一句话是:“我不是炫耀自己,我是觉得不应该忘记幸福生活是怎么来的!”

如今,耄耋之年的陈金男爱上了养花种草。记者注意到,在陈金男的客厅里,放了几十盆花草。“这两天天热,老头子每天要为这些花花草草浇水,养好这些花草,成了晚年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张金娥说。

这时,陈金男还让老伴拿出了各种纪念章向记者展示。其中,就包括“渡江胜利纪念章”以及由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等。

阳山花苑第一社区党委书记黄文俊告诉记者,每逢过年过节,他们都会来看望老人。“事实上,不仅仅是看望,陈老对于我们来说,就像‘宝贝’一样。如今,高新区也就剩下陈老这一位健在的抗战老兵了。我们搞活动的时候,或将老人请去,或将孩子们领到老人家里,每次都是很直观的爱国主义教育。”黄文俊说。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食客归
“挑”出快乐
国防在我心中
普法教育
一剂好膏方是怎样炼成的
小模特累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