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桥战役:记忆深处的烽火岁月

  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馆里展出的当年黄桥战役实景模仿

  新四军黄桥战役纪念馆里展出的当年黄桥战役实景模仿

  陈叩寿老人接受苏报融媒记者采访

  陈叩寿老人接受苏报融媒记者采访

  田德仁老人接受苏报融媒记者采访

  田德仁老人接受苏报融媒记者采访

苏报融媒北线报道组 高戬 张登峰 濮建明 滕腾文/图

黄桥烧饼闻名天下。

它的出名,不仅仅是因为自身的美味,更是因为,它是一段历史的见证。

1940年10月,新四军为了扩大抗日根据地,与国民党顽固派在泰兴黄桥一带展开一场决战,新四军的4000多人消灭了1.1万余顽军。

黄桥战役,不仅仅记载在历史资料和纪念馆里,更记载在黄桥人民的心里。“建军路,八一魂”苏报融媒大型新闻行动北线报道组走进黄桥,与亲历黄桥战役的老人面对面,听他们讲述这段历史。

11岁,就做了“草鞋司令”的联络员

在泰州姜堰复员军人疗养院,记者见到了88岁的老兵陈叩寿。陈叩寿曾亲眼见过黄桥战役的烽火,听见过黄桥战役的枪炮声。而且,年少时的他,就曾是新四军苏北指挥部东进支队司令员陈玉生(人称“草鞋司令”)部下的联络员,后加入解放军,参加过解放大西南战役和广西南宁剿匪战斗。

陈叩寿说,1940年左右,黄桥南边的季市镇也驻扎了一些日伪军,街上每天都有敌军站岗放哨。由于他家离季市镇较近,他当联络员期间,经常在季市镇的四条主要街道上走来走去,摸清日伪军哨兵和据点内的兵力情况,然后及时将自己所见告知新四军的联络人。“那时才11岁左右,但一听说新四军需要什么消息,我就主动跑去打听和侦察。”陈叩寿说。

1940年,当听说新四军正在黄桥跟国民党的军队打仗时,很多老百姓都去支援前线,陈叩寿也跟大人们前往,就想着“帮一把”,但由于年龄太小,最终又被大人劝阻留在黄桥南边好几里地。

1948年,陈叩寿被国民党“抓壮丁”,被押送到北平傅作义的部队。他跟6个一起被抓壮丁的老乡商量后,决定趁着夜色离开傅作义的部队。当他们走到山东济南时,恰好遇到当地一支解放军部队,于是6人商量留下来当解放军,陈叩寿成为一名机枪手。1949年4月,陈叩寿跟随大部队南下渡江,过江后,部队一直向西南进发,一路经过江西、湖南、广西、贵州。就在他们准备攻打云南时,部队又急行军,回到广西南宁,负责当地的剿匪任务。在一次剿匪战斗中,陈叩寿刚刚打了三发子弹,敌人一发炮弹打来,在他附近爆炸,飞石四溅,陈叩寿被一块石头重重地砸中后背,导致两根肋骨折断,一根肋骨开裂,头上也被石头砸伤。1957年,陈叩寿转业回到老家泰兴黄桥。

目睹陶勇挥刀“赤膊上阵”

今年98岁的田德仁是泰兴市黄桥镇人,1940年新四军东进后,他积极投身抗日运动,自行组织“黄桥青年救亡工作团”,后被吸收进入以黄云详为会长的“青抗会”。黄桥战役发生后,为揭露国民党韩德勤部挑起内战、妄图消灭我新四军的阴谋,他和小伙伴们一起深入前沿散发传单。当年幸存的一张传单现被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收藏。

田德仁虽然年近100岁,但说话声音洪亮。田德仁说,1937年12月南京失守后,有数千名从江南过来的难民逃到黄桥。这些难民,后经黄桥街上诸多商号及社会各界的援助,才算解决了吃饭和住宿问题。其中,就有田德仁父亲的出资。

田德仁说,当年,虽然他和同镇的小青年没有当兵,也没有枪炮,但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宣传新四军的抗日政策,并帮助散发新四军苏北政治部印发的《告江苏保安独立第六旅全体官兵》传单。

1940年,黄桥战役的战斗打响后,黄桥镇上66家烧饼铺将做的方饼、烧饼、糕点等先送到黄桥镇的何家祠堂,再由黄桥“商抗会”送往前线。田德仁跟许多当地百姓一样,除了上前线支援的,有些人就在黄桥镇的各个制高点观看这场战斗。“我亲眼看到陶勇拿出大刀,赤膊上阵。还有很多国民党俘虏被新四军押送到黄桥中学的大操场。”田德仁说,当年战斗前,陈毅给战士们发表讲话时,他和很多青年给上前线的战士们表演。

黄桥战役结束后,田德仁跟同伴们一道,走乡跑镇,田间地头,进行宣传,唤醒民众积极投身抗日战场,为黄桥决战和苏中地区的抗日做贡献。

上世纪七十年代退休后,田德仁致力于革命传统教育,被黄桥镇多所中小学聘请为校外辅导员。如今,98岁的老人在家颐养天年。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食客归
“挑”出快乐
国防在我心中
普法教育
一剂好膏方是怎样炼成的
小模特累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