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里井冈山上,追寻红色印迹

  八角楼

  八角楼

苏报融媒南线报道组 范群 张帅 叶永春 徐晋峰

昨天下午,苏州日报报业集团“建军路·八一魂——纪念建军90周年”大型新闻行动南线报道组冒着高温,驱车上百公里,登上巍巍井冈山。在这片红色土地、绿色家园,追寻井冈山斗争时期,人民军队留下的红色印迹。

追寻足迹的第一站,我们来到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师部及中国红军第四军军部旧址。这座山坳中的普通民宅,正是1928年5月,红四军军部由龙市转来的驻地。在军长朱德、党代表毛泽东的领导下,部署实施了一系列军事行动,相继取得五斗江、草市坳和七溪岭战斗的胜利,推动了根据地的发展壮大。

下一站,我们来到已在课本中十分熟悉的八角楼。据说,红军的八角帽,正是由此而来。八角楼,得名于其屋顶上方的一个八角“天窗”,原为当地名医谢池香的私宅,楼上的床架、桌椅等皆为原物。毛泽东、朱德、

陈毅等重要红军领导都曾在此居住过。这里也曾是红军第四军的指挥中心,在此举行过很多关于革命前途和我军建设的重要会议。1927年10月至1929年1月,毛泽东在茅坪期间,在这里居住和办公,他经常在此召开军民座谈会,整理调查报告。在这里,他在一盏清油灯下,写下了《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一文,《井冈山的斗争》也于1928年11月下旬完稿。

八角楼出门左侧约50米,一株树龄450年的女贞及一株400年的枫树相依而立,破石而生,名为“枫石”。井冈山斗争期间,毛泽东常在这里看书思考问题,找群众访问情况,并借枫树生长的奇异环境比喻:“这棵枫树,长在石缝里,长大后,竟把石头撑开了。我们闹革命,现在力量虽然弱小,但只要坚持下去,就一定能撑破蒋介石反动政府这块大石头。”“枫石”跟前,不时能见到前来写生、

创作的学生和老师。在八角楼隔壁,我们有幸见到了烈士袁文才遗孀的后代肖移月,这名85岁的老人端坐八角楼旁,每天面对前来参观、学习的群众,为宣扬井冈山精神尽一份力。

接下来,南线报道组来到井冈山五大哨口之一——黄洋界。如今的黄洋界,放眼望去蓝天白云下,巍巍五百里井冈山,笼罩在一层翠绿的草木之下,很难想象当年的烽火硝烟。然而攀登上山顶,保持原样的黄洋界哨口工事,一下子将我们拉回到斗争年代——1928年4、5月间,红军利用黄洋界的天然优势,建立了三个防御工事,分别控制茨坪通往茅坪、大陇的小路,阻击江西永新和湖南炎陵方向来的敌人,三个工事互为犄角,组成黄洋界哨口工事。这段工事眼下已被丛林包围,据称斗争时期,工事往山脚下,寸草不生,所有的树木均被砍下用作滚木,用以抵挡敌军进攻。

同样将滚木、垒石用作防御工事的还有黄洋界炮台。黄洋界又称“汪洋界”,气候四季变幻,云雾弥漫,素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险。1928年8月30日,湖南国民党军吴尚部两个团从山下沿小路向黄洋界发起进攻,守卫黄洋界哨口的红军两个连在当地群众的支援下,打退敌人数次进攻,取得黄洋界保卫战的胜利,成功保卫了井冈山根据地。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食客归
“挑”出快乐
国防在我心中
普法教育
一剂好膏方是怎样炼成的
小模特累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