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温砺精兵 铁甲皖东展雄风

  工兵在制作炸药包。

  工兵在制作炸药包。

  防化连组织战场毒剂检测训练。

  防化连组织战场毒剂检测训练。

  步兵进行应用射击。

  步兵进行应用射击。

  坦克兵冒着超50摄氏度的高温在驾驶室内训练。

  坦克兵冒着超50摄氏度的高温在驾驶室内训练。

  步战车跨越壕沟。

  步战车跨越壕沟。

  坦克编队行进中。

  坦克编队行进中。

  坦克群集火实弹射击。

  坦克群集火实弹射击。

  装甲车进行榴霰弹射击训练。

  装甲车进行榴霰弹射击训练。

  装甲车集群发射烟弹。

  装甲车集群发射烟弹。

  工兵在高温下快速架桥。

  工兵在高温下快速架桥。

  反坦克火箭实弹射击。

  反坦克火箭实弹射击。

  战士们驻训住的帐篷内气温高达40多摄氏度。

  战士们驻训住的帐篷内气温高达40多摄氏度。

□苏报融媒记者 华雪根 张晓亮 苏报融媒通讯员 张文举 图文报道

高温发威之日,正是战士们练兵之时。

前昨两天,本报记者赶赴皖东某训练场,来到驻苏某部野外驻训场,现场感受和体验这支部队野外的训练和生活。

黑夜与白天,实弹训练不停歇

夕阳落山,夜幕降临。只见繁星,不见明月。装甲训练场上一片漆黑。

一声炮响,划破黑夜。实弹演练正式开始了,一辆辆战车驶来,一发发炮弹、曳光弹相继发射,扑向暗夜里的一个个目标。该部作训参谋李超林介绍,昼夜间实弹射击已连续实施了近一个月,每晚枪炮声持续到深夜。

即便遇到突发故障等情况,实弹射击到凌晨两点,大家也必须按照当天的计划,按时起床开展训练。

该部有“东陆夜老虎”之称,善打夜战。所有官兵,每周两次超五小时的夜训。夜训中,坦克、装甲车等都是闭灯驾驶。夜间步兵实弹射击难度更大,百米开外的目标,仅烟头般的光亮,战士们仅靠肉眼瞄准,要经过反复训练,才能掌握射击技巧。

野外驻训以来,不论白天黑夜,训练不断。该部作训科长朱宇介绍,作为编制调整后的合成部队,这次野外驻训对新配置的多种武器进行了检验。以往少训的高风险科目,现在也成了常训科目。半个月以来,全体官兵连续进行多种火器的实弹射击训练,仅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就在休息日当晚,仍有一个营组织实弹射击,该部弹药保管员邓铭哲每天都要送弹药到训练场,他深有感触地说道:“少休息或者不休息,实弹射击不停歇。”

汗水与晒伤,钢铁意志的印记

湿透全身的汗水,黝黑乃至被晒伤的皮肤,是写在“90后”子弟兵身上的训练印记。训练中,不同兵种有不同的苦。

“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是装甲兵的真实写照。驻训场,装甲履带碾压过后,像面粉一样细腻的灰尘堆积在地,最深的地方有十多厘米,脚踩在上面,鞋子就埋了进去。行驶的装甲车,让尘埃漫天飞扬,肆无忌惮地钻入鼻孔,也阻挡着战士们的视线,考验着战士们的行车、射击能力。

作为一名装甲车驾驶员,入伍五年的邱付增,每年都会参加野外驻训。和其他驾驶员一样,他不仅要会开车,也要会修车,掌握必要的保养维修技能。让战车像新车那样重装上阵,是邱付增和战友们的共同追求。这既考验技能,也考验体力,甚至面临危险。最近有一次,装甲车在上坡过程中抛锚了,随时有下滑的危险,而维修必须在下方进行。邱付增和战友们不畏艰险,迅速开来装备抢修车,顺利完成了抢修任务。

记者在训练场看到,15米长的机械桥,9分钟左右就能铺设完成,重型坦克从上面可以安全通过。这要求工兵必须做到又快又稳。重型装备的移动,稍有不慎会造成战友身体上的重大损伤;铺桥方向要求精准,开始如果偏差一厘米,最终偏差可达到两米;桥面被晒到了60多摄氏度,战士必须趴在上面才能完成相应的操作。这些都考验着工兵的毅力、胆识、技能,以及相互之间的协作。对于新兵来说,需要不断地训练提高。

高温夜与蛇虫,蒸笼下的“小战斗”很激烈

中午时分,记者来到炮兵营地,简易的铁皮房,引起了记者的注意。原来这是大家的宿舍,一个大铁板房住了200人,墙壁上的温度计显示,室内温度达47摄氏度。到了晚上,高烧不退,仍然将近40摄氏度。整个驻训场,看不到一台空调。

“到这边有20多天了,天气越来越热,最近都热得睡不着觉,一晚上要热醒四五次,”炮兵班长孙晨晨告诉记者,“我们到这里来驻训的目的,就是要吃苦锻炼的。我爷爷是抗战老兵,那时候的条件还要艰苦,我们现在吃的苦都不算什么。”高温带来了用水量的增加,由于供水较为紧缺,平均每人每天的用水量只有50升,完成洗澡、洗衣服等,“只要精打细算,还是够用的。”孙晨晨说。

在营区的黑板报上,记者看到了一个关于防蛇的安全小贴士。热天正是蛇虫的活跃期,野外遭遇蛇虫是官兵们的“家常便饭”。“昨天,我们还遇到了一条蛇,和矿泉水瓶一样粗。”坦克训练场的战士宋光强说,对于蛇,我们还是“请它走”,尽量避而远之。由于执行任务的需要,晚上宋光强要睡在露天环境。他说,“蚊子太多,如果不用蚊帐,那么你会被蚊子抬走,如果用了蚊帐,风吹不进来,又热得睡不着觉。”除了蚊子,还要提防蜈蚣,“蜈蚣真是防不胜防,晚上睡觉,蜈蚣从身上爬过去,第二天就会起水泡,”宋光强说,“当兵,没什么困难不困难的,就是要吃苦”。

在该部驻训场,记者偶遇苏州籍军官彭睿宇,他虽然家在苏州,从驻训前到现在,彭睿宇已两三个月没回家了……

高温淬火,皖东砺剑。在该部的合成训练点位,记者看到的是,官兵们热火朝天的训练,满身大汗和尘土,目光中透着坚毅,这或许是他们对强军梦最真实、朴素的诠释。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雨润桂花开
飞“阅”南太湖
老照片看苏州变化
老物件传承红色记忆
八旬翁蹬“风火轮”进央视
社区能人比身手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