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军精神 从未离开这片土地

  来自各地的人们参观盐城新四军纪念馆

  来自各地的人们参观盐城新四军纪念馆

苏报融媒北线报道组 高戬 张登峰 濮建明 滕腾 文/图

盐城市建军路、解放路交叉口,立着一尊铜像——一名战士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坚毅的目光投向远方。

30多年来,这尊铜像一直立在那里,风雨的侵蚀,让铜像蒙上了一层绿色。

这名战士,不是一个“个体”,他代表着人民军队发展史上一支光荣的部队——新四军。

在这支号称“铁军”的人民军队里,发源于苏州及周边地区的江南抗日义勇军,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如今,在江抗曾经战斗过的苏州,又走出了一支“铁军”——来自苏州高新区的开发建设者们,在浸透着新四军将士鲜血的黄海之滨,以智慧和汗水建起了一片生机勃勃的“产业根据地”。

“铁军”里走出苏州籍共和国将军

7月23日,盐城,最高气温40℃左右。烈日下,一批又一批的参观者来到新四军纪念馆。

“新四军和苏州有着很深的渊源。”新四军纪念馆宣教部主任成春梅介绍,1938年2月,中共六届六中全会确定了新四军“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的战略方针。次年,叶飞率领新四军第六团向沪宁铁路东段地区挺进,组建江南抗日义勇军,建立了苏(州)常(熟)太(仓)、锡澄虞连成一片的苏南东路抗日根据地,先后奇袭浒墅关火车站和虹桥机场,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

1939年11月,为了避免与国民党军队的摩擦,江抗主力西撤到扬中,随即渡江北上,拉开了建立苏北抗日根据地的序幕。

在新四军纪念馆人物馆里,成春梅介绍了两位苏州籍的新四军指挥员,建国后他们被授予少将军衔:一位是周文在,常熟人,抗日战争期间,任江抗第三支队副支队长、新四军挺进纵队第一团营政治教导员、副营长;1940年任新四军苏北指挥部第一纵队军需处处长;1941年起任新四军第一师一旅供给部政委,苏中军区第三军分区政治部组织科科长,政治部副主任兼组织科长;1944年任泰县独立团政委,后任苏中军区第二军分区政治部主任;1945年任苏中军区供给部部长。另一位是周建平,吴县人,抗日战争期间任常熟人民抗日自卫队第二分队指导员、中队长,江抗第二路三支队连长,新四军六团三营连长,挺进纵队第一团连长;1940年任新四军第一纵队一团三营教导员、营长;1941年起任新四军第一师一旅作战科科长;1944年任苏中军区特务三团参谋长,后任苏中军区作战科科长。

“新四军共有8.2万多人牺牲,能查明身份的3万多人。”成春梅说,新四军纪念馆记录了其中副团以上的烈士。记者发现,这些烈士中也有两个苏州人,一位是唐昆元,常熟人,抗大第九分校第一大队政委,1943年4月12日在对顽作战中牺牲;另一位是薛惠民,常熟人,中共苏常太工委书记,1945年4月20日因病逝世。

“人们常说江南人儒雅,但新四军中的苏州籍官兵和烈士们,让我们看到了江南健儿的铁骨。”成春梅说。

苏州新四军老兵追忆烽火岁月

姑苏区高师巷里,住着一位名叫吕建中的新四军老兵。

“当年的我们一腔热血,义无反顾。”回忆起那段血与火的岁月,吕老的言语中充满了自豪。1928年出生的吕建中,曾是太湖游击队二营教导员薛永辉(薛司令)的通信员。1946年7月,苏中战役打响后,吕建中从雪枫军政大学分到分区部队四团司令部做参谋,到四团的第一仗就是江都的“邵伯阻击战”。当年,吕建中所在的部队装备很差,一个团只有2挺机枪和2门迫击炮。但他们所面对的敌人却拥有飞机、大炮、汽艇等先进武器。在敌人飞机轰炸、汽艇冲击、大炮火力覆盖和肉搏战等轮番进攻下,吕建中所在的部队顽强坚守阵地,打退敌人无数次进攻。但曾经跟吕建中一起参加过抗战的一些老战友,像二营教导员、五连连长等,却在战斗中不幸牺牲,长眠在苏中大地。

家住凤凰街观音弄小区的周苏宁是新四军的后代,他向记者讲述了父辈在苏中地区曾经战斗过的故事。

周苏宁的伯父周礼,1921年出生,193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1年2月,日寇大举向苏中军区一分区扫荡,新四军七团五连为掩护大部队转移,在黄桥一带担任阻敌任务。任指导员的周礼与连长杨正礼率领全连一百余人坚守阵地,打退日寇多次轮番进攻。子弹打完了,杨正礼与敌人拼刺刀牺牲,周礼拉响了最后一个手榴弹冲进敌群,与敌同归于尽。此次战斗中,全连三分之二同志壮烈牺牲,最终完成了阻击任务,确保大部队顺利转移。

“大伯牺牲时,我父亲周毅平年仅14岁,他带着兄仇、家仇、国仇,下定决心跟着共产党、新四军将抗战进行到底。后来,他先后参加了苏中地区和太湖剿匪等战斗,为党的事业奋斗了一生。”

汗水和智慧融进“产业根据地”

崇文路、昆山路、张家港路、常熟路、阳山工业园——这些充满着苏州元素的地名,出现在在距离苏州约250公里的盐城市大丰区黄海之滨。曾经,这里是一片荒废的盐场,人迹罕至的盐碱滩上长满了芦苇、盐蒿。如今,这里是一片备受瞩目的产业热土——苏州盐城沿海合作开发园区。

这令人惊叹的转变,发生在短短的6年之中。苏盐合作园区管委会办公室副主任蔡春雷,一个土生土长的盐城人。他告诉记者,大丰曾是苏北抗日根据地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新四军史上著名的会师就发生在大丰;1940年10月10日,新四军和八路军在大丰白驹镇狮子口桥会师,揭开了新四军发展的新篇章。“建国后,大丰沿海地区的发展长期相对落后,”蔡春雷说,为了推动当地的发展,2011年2月,苏州盐城沿海合作开发园区协议在南京签约,同年9月,园区奠基。

“苏州高新区的开发建设团队刚刚进驻大丰开展工作时,这里一片荒芜。”蔡春雷说,当时,苏州的建设者们住在大丰市区的一个旅馆里,吃饭在旅馆里搭伙,每天上下班的路程60公里,在附近海洋公园里租了几间办公室;园区的青年公寓建成后,他们立即从大丰市区搬过来住。他们从“苏州带来了‘先规划后建设’‘、先地下后地上’的先进理念。园区实现了‘九通一平’,基础设施水平非常高。在此基础上开发建设阳山工业园,2015年,一期16幢标准厂房建成招租。”

蔡春雷介绍,到目前已经有15家投资过亿的企业落户园区,其中6家开始正式运转。最令蔡春雷惊叹的是招商工作的效率,来自常熟的康贝新材料公司,从考察洽谈到正式落户,前后仅一个月时间。

苏州建设者们的精神,让盐城当地的工作人员感动。“小汤的胃不好,在大丰工作期间几次胃出血,每天中午把早上的冷粥加热一下当午饭,因为长期在外,30多岁了还没谈女朋友;承建新的爱人患癌症,孩子在国外读书,他自己在大丰工作,一家三口分在了三地,有几次爱人住院治疗,他都不能回苏州照顾;蒋国良书记的老母亲去世时,他没能守在病床前……”一直参与园区建设工作的蔡春雷,耳闻目睹了太多这样的故事。

“当年,新四军从江南挺进苏北,开辟抗日根据地;如今,苏州的建设者又从江南来到苏北,开辟‘产业根据地’,”蔡春雷认为,当代苏州建设者们和76年前的新四军将士们有着相通之处——听党指挥、服务人民,不怕牺牲、冲锋在前,不怕疲劳、连续作战——这些,都叫做“铁军精神”。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食客归
“挑”出快乐
国防在我心中
普法教育
一剂好膏方是怎样炼成的
小模特累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