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号兵站”演绎上海暗战

  石英和妻子

  石英和妻子

□商报记者管有明通讯员俞正阳文/摄

拍摄于1961年的红色经典影片《51号兵站》,其情节如今仍让很多影迷记忆犹新。上世纪40年代,一群勇敢智慧的地下党员在日伪统治下的上海奉命组建“51号兵站”,为苏中根据地的新四军筹集各类物资,在严酷的环境下同狡猾的日寇进行了一场场无声的较量……鲜为人知的是,电影演绎的情节在历史上曾经真实发生,其间所发生的故事相比电影更加惊险残酷。近日,现住双塔街道钟楼社区的88岁老人石英,讲述了当年自己在上海参加地下斗争的经历,他和他的同志们就是《51号兵站》的原型。

16岁就加入地下党组织

石英本名石徽龙,出生在当时号称“十里洋场”的上海滩,1941年以优异成绩考入了当时的江苏省立上海中学。当时的上海已经沦陷,日寇的统治让这里处处弥漫着血腥和恐怖的气氛。就在当年的12月,日寇悍然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随即爆发,上海的局势变得更加恐怖和紧张。

“上海刚沦陷那会,日本鬼子还管不到英美等国的租借区。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他们把英美租借区也给占领了,对老百姓的压迫和统治也变得更加残酷。”石英回忆说,在1937年11月上海沦陷后,日伪势力不仅全面控制了这里的行政、经济、物资,更把魔爪伸向了教育、文化机构,妄图“接收”江苏省立上海中学。学校的爱国师生与敌人斗智斗勇,把江苏省立上海中学改名为私立沪新中学,让日伪的图谋最终未能得逞。“自1938年到我入学的1941年,日伪以各种借口和名目开除大批师生,并大肆搜捕地下党员。在日伪的高压之下,一些同志被迫撤离和隐蔽起来,到1941年,学校只留下了一名地下党员继续潜伏从事地下抗日斗争。”

出于对日伪的痛恨以及强烈的民族家国之情,1943年1月,当时只有16岁的石英毅然宣誓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投身于地下抗日斗争。回忆起那段经历,老人激动难平,还哼唱起了当时在学校学会的抗日歌曲:“工农兵学商,一起来救亡,拿起我们的铁锤刀枪……”沙哑的嗓音中透着雄壮。

暗战让他经历九死一生

到了1944年暑假,党组织在学校重新建立起地下党支部,石英是当时三个支部委员之一,主要负责开展抗日救亡宣传,培养和发展新生力量。日伪由于害怕党组织在学生中传播抗日救亡思想,下令学校禁止开展一切集体活动。学校党组织就利用上海基督教青年会等宗教组织为掩护,组织群众参加读书会、足球队、篮球队、歌咏队等团体,暗地里宣传抗日救亡思想,并在上海基督教青年会成立了党的外围组织——海鸥团,吸收了很多爱国进步青年,当时的很多团员后来都成为了抗日救国和争取民族解放的积极分子。到1945年,私立沪新中学党组织发展到了30多人,经由石英培养和发展的党员就有3人。

在日寇的眼皮子底下开展抗日斗争,随时随地都要面对意想不到的危险。在石英身边,不时有同志和进步青年被日伪逮捕并杀害。失去同志的悲痛,更激发了他和敌人斗争到底的决心和勇气。那段岁月,石英形容为把脑袋提在手上干革命,可以说是九死一生。“每次接头,都有很多注意事项和暗号。比如说到一位同志家和他联络,我首先要先站在楼下,看他家的窗户是开着还是关着,窗台上有没有放花盆,这些都是在向我传递信息。一旦情况危急,他也会及时向我作出暗示,使我避免被捕。”

地下抗日战线看似没有硝烟,其实与抗日战场密切相连。为了对付我敌后抗日武装,狡猾的日寇实施了严密的经济封锁,不让任何物资流入解放区。为了支持苏中解放区的抗日斗争,上海地下党组织的一项重要任务便是突破敌人的经济封锁,为新四军筹集运送棉布、纸张、药品、生铁、钢管等军需物资。“当时在上海的同志们以商行为掩护,为新四军筹集物资,我主要负责一些外围的联络工作。日伪特务机关对我们查得很紧,随时都面临着暴露的危险,我们每时每刻都在和敌人斗智斗勇。”石英回忆说,建国以后,上海电影制片厂根据当年他们的故事,拍摄了抗日谍战影片《51号兵站》,让这段惊心动魄的地下抗日斗争为大家所知。

日寇投降后的继续潜伏

1945年8月15日,日寇宣布投降,当时的上海滩充斥着各种势力。在国民党九月份接收上海前,这里仍在日伪的统治之下,他们仍想对我地下党组织和进步群众作最后的反扑。根据上级党组织的安排,石英所在的上海地下党组织开始积极联络和发动群众,准备迎接新四军解放上海。于是,党组织决定恢复上海学生抗日救国协会的活动。该协会成立于1937年,是上海一股重要的地下抗日力量,1940年被迫停止。协会主要由石英所在的私立沪新中学、圣约翰大学、沪江大学、大同大学、上海中学、南洋模范中学等7所学校的进步青年组成。石英当时受组织委派,作为沪新中学的代表参加了协会。

当时的上海依旧危机四伏,石英等人面临着各种危险。有一次,中华职业学校的几名同学上街发放关于欢迎新四军的传单并张贴标语,结果被上海的伪警察逮捕。经过党组织多方营救,这些进步学生最终被释放,但上海地下党组织的活动还是在一定程度下暴露在了敌人面前。那段时期,国民党的“三青团”势力在上海也很活跃,对地下党组织的活动造成了不小的威胁,石英本人也一度被“三青团”暗中跟踪调查。后来,在党组织的安排下,石英离开了原来的学校,来到上海提篮桥警察医院当出典,暂时隐蔽起来。

1947年底,石英在上海潜伏5年后,被组织调往苏中解放区,参加了解放军,先后参加了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1978年,他转业到苏州工作。由于视力不济,石英老人如今已经很少出门,他每天的生活平淡而简朴,和妻子相濡以沫。对于往事,他也很少提及。每当想起曾和自己并肩作战,却不幸牺牲的同志和战友,老人有些浑浊的眼中再也抑制不住涌出了热泪。

人物档案

石英今年88岁,1943年1月加入地下党组织,在上海潜伏5年,随后被组织调往苏中解放区,加入解放军,先后参加了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等。1978年,转业到苏州工作。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小手抚大手家长现场落泪
自制护手霜赠环卫工
苏绣小镇
胜浦消防运动会
重庆一景区3000万盏彩灯打造梦幻灯光
印度旁遮普邦工厂发生火灾造成10人死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