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苏群众“智”斗护古碑

核心提示: 抗战期间,入侵苏州的日军,不仅对寒山寺进行了大肆破坏,将其殿堂房舍沦为日军仓库马厩,还抢夺了不少寺中文物,甚至要把《枫桥夜泊》诗碑抢夺去日本。

  寒山寺文化研究院院长姚炎祥向记者介绍寺内石碑。

  寒山寺文化研究院院长姚炎祥向记者介绍寺内石碑。

□苏报记者 胡毓菁

唐代诗人张继的一首《枫桥夜泊》,让千年古刹寒山寺声名鹊起。而由清末著名学者、书法家俞樾书写的《枫桥夜泊》诗碑,更堪称是寒山寺中的珍藏。抗战期间,入侵苏州的日军,不仅对寒山寺进行了大肆破坏,将其殿堂房舍沦为日军仓库马厩,还抢夺了不少寺中文物,甚至要把《枫桥夜泊》诗碑抢夺去日本。英勇爱国的苏州人民奋起反抗,以“智”斗敌,最终成功护碑,为后人留下一段颇具“传奇”色彩的历史。

名家诗碑珍藏千年古寺

日军觊觎妄图“巧取”

苏州城西,千年古刹寒山寺静静地坐落在古运河畔。据史料记载,这座始建于南朝的古寺,初名叫“妙利普明塔院”,唐代起称寒山寺。而在民间,则传说是因高僧寒山和拾得的到来,才有了“寒山寺”的名字。

绕过黄色的照壁,进入寺中,苍松翠柏,飞檐斗拱,沧桑岁月的古朴之气迎面而来。在寺内廊道穿行没几分钟,就来到古碑廊。这座建于清光绪三十二年的古碑廊,约60平方米,坐西向东,收藏陈列着宋、明以来历代碑版刻石十余方,其中不乏岳飞、唐寅、康有为、刘海粟等名家手书作品。而最显眼的,是位于碑廊当中、立于青砖之上的一方用玻璃罩住的古碑。墨色碑身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几行行楷字体飘逸贯气,挥洒淋漓,一气呵成。碑额上雕刻精细的祥云图案透出丝丝悠远古意。除了正面、背面均有题字外,碑身的侧面也刻有数行小字。

“这就是俞樾书写的古碑。”寒山寺文化研究院院长姚炎祥指着这块古诗碑告诉记者,自《枫桥夜泊》这首诗问世,历代文人墨客以此诗为寒山寺刻碑者不乏其人。据史料记载,《枫桥夜泊》的第一块诗碑,是北宋翰林院大学士郇国公王珪所书。不过,此碑因屡经战乱,早已不在了。明代画家文徵明也曾为寒山寺书写《枫桥夜泊》诗,刻于碑上,“这是第二块《枫桥夜泊》诗碑。”姚炎祥说,后来,寒山寺几次大火,仅存残碑一方,剩下不到几个字,现展示在古碑廊内。直至清末,江苏巡抚陈夔龙重修寒山寺时,请俞樾手书了第三方《枫桥夜泊》石碑。

“诗碑文化是寒山寺文化的一大特色。”姚炎祥说,眼下,在寒山寺共有三处碑廊,其中古碑廊收藏有十几方诗碑,新塔院碑廊里有100多方诗碑,寒山子诗碑廊里收藏展示的诗碑最多,有300多方。“在这些诗碑中,以《枫桥夜泊》为书写内容的诗碑就有一百多方,而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俞樾书写的这块诗碑。”姚炎祥说。

正是这样一块具有历史文化价值的珍贵古碑,在抗战期间,却引来日军的觊觎。据姚炎祥介绍,1937年12月13日,南京被日军攻下,日本侵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欣喜若狂。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一定研究的他,带着百余名护卫来到寒山寺,在《枫桥夜泊》诗碑旁拍了一张照片。随后,他把这张照片寄给了日本昭和天皇裕仁。收到照片后,一直很喜欢《枫桥夜泊》一诗的裕仁天皇表示想一睹寒山寺《枫桥夜泊》古诗碑的真容。于是,为掠盗寒山寺《枫桥夜泊》诗碑,日军开始了一场煞费苦心的所谓“巧取”计划。

日军密谋盗碑诡计

大师复刻欲以假乱真

“寒山寺《枫桥夜泊》古诗碑在苏州人民心中有着重要的地位,日本人知道不能强行抢夺,于是,就以在日本举办东亚建设博览会的名义,想把诗碑运到日本进行展览。”姚炎祥说,为此,日军密谋诡计,开始悄然实施盗碑计划。

据苏州档案馆资料显示,在1939年3月15日的《苏州新报》第2版,曾刊发过一条“大阪朝日新闻社举办东亚建设博览会”的消息,不过,在这则消息中并没有提到寒山寺诗碑之事。但在第二天(1939年3月16日)的《苏州新报》第2版上,却赫然出现了“寒山寺碑运日”的消息。这则消息说“日本朝日新闻社定期在大阪甲子园举办东亚建设博览会……兹悉该社此次举办之展览会中,除陈列名贵出品外,并以唐代诗人张继所咏之《枫桥夜泊》诗闻名中外……故特在会中仿照寒山寺假造一所,为逼真起见,将寒山寺碑即日搬运赴沪,再转运至大阪陈列,届时东邻人士之未履中土者,得能摩挲观赏……此碑一俟大会闭幕再行运归原处……”

虽然从表面上看,这是一则有关东亚建设博览会筹备的信息,但在其背后,却隐藏着日本人的狼子野心:他们想把真碑运到日本,等日本本土博览会结束时,再派人用假碑换《枫桥夜泊》真碑,进行掉包。“日本人打起了掠夺《枫桥夜泊》古诗碑的主意,苏州人民当然是不会让他们得逞的。”姚炎祥说,当时,寒山寺住持静如法师看到了报上的这则消息后,立刻找到了苏州的碑刻大师钱荣初,请他用最短的时间,仿刻一块诗碑,以假乱真,让企图掠夺珍贵诗碑的日本人不能得逞。

“师傅钱荣初的确在抗战时期,为寒山寺复刻过一块俞樾手书的《枫桥夜泊》诗碑。”江苏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苏州碑刻技艺传承人、高级工艺美术师时忠德,是钱荣初的徒弟。他向记者证实了这件事,“师傅曾告诉过我,寒山寺法师找他刻碑,一是怕真碑被日本人抢去,二是怕真碑在战火中遭到破坏。”时忠德说,当时,钱荣初是苏州有名的石刻大师,曾为南京中山陵刻过不少诗碑,而且还开有一家“贞石斋”,经营碑帖和刻碑刻章。在接到复刻《枫桥夜泊》诗碑的任务后,钱荣初就在自己的“贞石斋”里,根据原碑的拓本,经过双勾、摹刻,很快就复刻出了一块《枫桥夜泊》诗碑。“师傅复刻出来的这块碑,一点都不走样,完全可以以假乱真。”时忠德说。

民间群众智慧抗敌

千年“魔咒”吓退日寇

然而,钱荣初精心复刻的诗碑,并没有换掉寒山寺里的那块俞樾手书真碑,“诗碑被复刻的消息,被大汉奸梁鸿志获悉。他派人截获了钱荣初复刻的诗碑,并将此碑运到了南京。”姚炎祥说,虽然想以假乱真阻止日本人掠夺真碑的行动受到了阻挠,掉包计功败垂成,但最终,日本人的盗碑计划还是没有得逞,“这就要归功于苏州人民的爱国精神和聪明才智了”。

据姚炎祥介绍,当时民间有传闻说,历史上的唐武宗曾经因为《枫桥夜泊》诗碑而发过“刻碑、亵碑者死!吾忘祖训,合遭横事!”的诅咒。而在1939年3月20日早晨,寒山寺门口发现了一具尸体,长得很像钱荣初。死者上衣口袋内有张纸条,上面用鲜血写的正是这句诅咒。一时间,民间传言四起,说是钱荣初因仿刻诗碑而暴毙。松井石根听说这件事后,害怕盗夺诗碑的行动也会给自己和天皇带来“飞来横祸”。于是,他向裕仁天皇说明了此事。裕仁天皇经反复权衡,同意松井石根彻底放弃“巧取”计划。

“其实,关于唐武宗的诅咒是真是假,没有考证到确切的历史依据。”姚炎祥说。时忠德也表示,传说中的那具尸体,并不是师傅钱荣初。“师傅是在1986年过世的,那一年他86岁。”时忠德说,钱荣初健在时,曾将复刻寒山寺俞樾诗碑一事记在自己的日记中,但并没有提及唐武宗的诅咒一事。“尽管这可能只是大家编出来的一段传闻,但苏州人民能用这种民间传闻来制造社会舆论,与日军斗智斗勇,阻止日本侵略者偷盗我们的珍贵诗碑,这无疑是充满智慧的,展现出苏州群众全民抗日的斗争精神。苏州人民在抗战期间想方设法保护珍贵文物的这种行为,值得我们后人铭记。”姚炎祥说。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挑”出快乐
国防在我心中
普法教育
一剂好膏方是怎样炼成的
小模特累了
“中国第一顶”贯通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