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起炸药包就向敌人炮楼冲

核心提示: 崔健,虽然今年已87岁,但依然腿脚硬朗、精神矍铄。他给记者唱起自己写的抗日歌谣,讲起年轻时发生的事,思维清晰,毫不紊乱。

人物档案:

崔健 现居昆山,离休干部,原南京军区政治部前线歌剧团队长,山东淄博人,1929年4月出生,1944年4月参军,1947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战期间先后任渤海军区四边游击队通信班通信员,渤海七师宣传队宣传员。

商报记者周倩茜

“东洋兵好疯狂,奸淫烧杀如饿狼,妻离子散四处逃,家破人亡好悲伤。烧杀激起满腔恨,民众奋起举刀枪,洗国耻,雪国恨,救亡复仇打东洋……”崔健,山东淄博人,虽然今年已87岁,但依然腿脚硬朗、精神矍铄。他给记者唱起自己写的抗日歌谣,讲起年轻时发生的事,思维清晰,毫不紊乱。

1929年,崔健的母亲在逃难的路上生下了他,不久母亲便因病过世了。由外婆领养大的崔健还记得,小时候家里很苦很苦,他给地主放牛的时候还没有鞋子穿。

1944年4月,为了能过上心中所想的好日子,15岁的崔健选择加入游击队,“他们看我人小,只让我当勤务员,负责去老百姓家借柴火给首长烧水。可我不乐意,我想上前线杀敌。”崔健说,通过不断地争取,同年7月,他进入渤海军区四边游击队通信班,当上了通信员。

可是,他所想的好日子却仍旧没有到来。当时,敌人妄图通过经济封锁困死游击队,把群众与游击队分离开来,让游击队成为无水之鱼。游击队只得终日在深山老林里辗转,常常一天行军50多公里,超重的负荷,加上长期得不到补给,渐渐地就连一天两顿稀饭也难以为继。有时深更半夜派人下山弄点粮食、盐巴以解燃眉之急。弄不到粮食,便从山上寻找竹笋、蘑菇、野菜充饥。“野菜放锅里煮煮,熬出苦汁后,野菜变软,勉强下咽。如果碰上大雨,找不到干柴,就只好生吃野菜。”

险恶的环境,除了难忍的饥饿外,还有缺衣少穿。崔健回忆,严寒的冬天,他们还穿着夏天的军服,“不敢去村里睡觉,只能睡在老百姓给挖的抗日壕沟里。冻得瑟瑟发抖,手脚麻木,有时连枪都拿不住。”崔健说,眼睁睁地看着寒冷、病痛夺走队员们的生命,那种心痛让他对未来变得很悲观,甚至丧失了战斗的勇气,变得害怕死亡。

幸运的是,崔健遇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贵人——通信班班长。崔健还记得班长把唯一的一件棉大衣让给他穿,自己却冻出了冻疮。“他说看我岁数小,特别像他弟弟,所以对我非常照顾。”平日空闲时候,班长还经常帮崔健补衣服、缝扣子,抱着他给他讲抗战的道理。“他和我说打鬼子就是为了保护老百姓,革命就是为了别人做好事,他现在关心我,也是革命需要,所以我更应该勇敢参与革命。”可以说,革命的温暖彻底改变了崔健的人生观,从此他丢掉了恐惧,越来越坚信中国共产党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

1945年8月15日日本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后,部分侵华日军仍不甘心失败,拒不缴械投降。驻扎在山东禹城附近的日军渡边47师团131联队山峪大队所属8个中队约千余人全部退到禹城火车站,企图负隅顽抗。当时,崔健所在的参战部队随即向禹城车站进发,将困守车站的798名日军紧紧包围起来。

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我军向敌人发起强攻。崔健作为通信员,接到任务要去给七连送信,告知对方待我军引爆敌营炮楼时,即刻攻上去。“那场仗打得很辛苦,每一次往上攻几乎都有伤亡。”崔健有些感伤地说,“你们现在听到的战争跟那时候感觉是不一样的,战场上机枪扫射的人都睁不开眼睛,大家都是踏着死人的身体往上冲啊,那种残酷不是哪个人能想得出来的。”

前方,敌人的据点久久攻不下来。16岁的崔健沿着黑漆漆的山道和树林弯腰从七连返回途中,偶然间,让他发现了敌人据点的另一个炮楼大门。想到班长的谆谆教导,崔健当下回到部队报告了这一情况,并主动背起炸药包,申请上去炸炮楼。“那会儿压根顾不上害怕,一心就想把敌人的据点拿下,我就冲上去,把炸药包的雷管一拉,轰……”耳边听到营长的一声大喊“同志们冲啊”,崔健便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中……

数日后醒来,崔健得知那天部队攻下敌人炮楼两座,并在第二日发现敌人有逃跑迹象后,一发发炮弹迅速向日军的集合地点射去,敌人被打得无法整队,只好一窝蜂似地涌出军营,钻进我军口袋阵。此时敌人已溃不成军,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投降的投降……最终,我军大获全胜,共击毙日寇120名,击伤161名,俘敌大队长山峪悦二郎以下大尉军官5名、中尉5名及士兵500余,漏网逃脱的寥寥无几。缴获重机枪、轻机枪、八二迫击炮、掷弹筒、步枪等武器无数,以及敌仓库中的粮食、被服、军毯、子弹及其他军用物资甚多。

可是,就在这场战役中,崔健的班长英勇牺牲了。“一直以来,班长都在为他心中的革命理念而战,他的牺牲更激励我勇敢地面对日后的每一场战斗,变得不再那么容易被打倒。每一个牺牲都应该被铭记。”说到动情处,老人哽咽。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食客归
“挑”出快乐
国防在我心中
普法教育
一剂好膏方是怎样炼成的
小模特累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