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东乡延安”的漂亮反击战

核心提示: 徐市是常熟东乡古镇,2003年并入董浜镇。镇上有一条老街,保留着原汁原味的江南韵味。但就是这一派安详与和谐的老街,在70多年前,确也曾演绎着一段抗日的烽火传奇。

  常熟县人民抗日自卫会旧址

  常熟县人民抗日自卫会旧址

  位于徐市西街的江抗宣传报刊《大众报》旧址

  位于徐市西街的江抗宣传报刊《大众报》旧址

  小记者听王东平爷爷关于徐市反击战的介绍

  小记者听王东平爷爷关于徐市反击战的介绍

本报记者 袁鼎

1939年年初,新四军军部决定派叶飞率六团东进京沪线(今沪宁线)东路地区,当时陈毅指出,六团东进的目的是冲破国民党限制,发展部队,扩大武装,筹集军饷,伺机建立新的根据地。1939年5月1日,叶飞、吴焜率新四军六团东进,至武进戴溪桥时,与地方部队江南抗日义勇军(简称江抗)三路会合。为团结抗日,避免和国民党军队摩擦,六团使用江南抗日义勇军番号,对外称江抗二路。5月14日,吴焜率江抗二路主力一部抵达阳澄湖地区,与民抗、新六梯团会师,随后向常熟东乡进军,中旬到达徐市,并以徐市为中心开展抗日游击战争。

幽静和谐的老街,也曾演绎烽火传奇

徐市是常熟东乡古镇,2003年并入董浜镇。镇上有一条老街,保留着原汁原味的江南韵味。仲夏时节,徐市老街也醒得特别早,天刚蒙蒙亮,老者就三五成群汇聚到街角的茶馆,茶馆内依旧是方桌或八仙桌,配上四条长凳子,七星灶的炉火烧得正红,灶上的壶内烧开的水咕嘟咕嘟冒着欢快的泡泡,长嘴壶吐出热情的蒸汽。每张桌椅都有固定的茶客,老人们手捧着一杯茶,天南地北聊着山海经,好不惬意!但就是这一派安详与和谐的老街,在70多年前,确也曾演绎着一段抗日的烽火传奇。在徐市抗日革命史专家王东平的引路下,记者和两位小记者踏上了这条不一般的老街。

“江抗东进进入常熟后,在民抗和新六梯团的配合下,分兵奔袭常熟东乡的日伪据点。一路攻梅李,拔除伪军小陆兴的据点,俘缴伪区公所全部人枪;另一路经珍门、沈家市到周泾口,收编吉品三、李桂生等部100余人。”王老介绍说,1939年5月中旬,在江抗、民抗、新六梯团迅雷不及掩耳的打击下,常熟各地小股残余匪伪惊慌逃窜,撤往先生桥、浒浦、白茆口等日伪据点。5月下旬,江抗、民抗、新六梯团西进梅村,5月底又回师常熟徐市。新六梯团从梅村回师徐市以后,逮捕了在归家庄一带作恶多端的副团长吴善述,整编了被吴控制的部队。1939年6月,新六梯团接受江抗改编,成为江抗独立三支队,之后又随江抗主力往上海方向继续东进。到达上海西郊,夜袭虹桥飞机场后返回徐市。7月,江抗独立三支队又改编为江抗二路三支队,由赵伯华、周文在任正、副支队长,陈震寰升任二路副司令。而为了巩固和扩大以徐市为中心的抗日游击根据地,中共常熟县委、民抗总部于1939年9月从淼泉迁至徐市,在江抗统一领导运筹下,开展抗日游击战争。

徐市反击战,一次漂亮的“回马枪”

1939年8月,江抗主力一部从徐市出发攻击福山保安团仲炳炎部。其时刚投敌的周泾口土匪李桂生,勾结浒浦赵培芝、赵培芳,企图乘机洗劫徐市镇,但却被早已掌握情报的江抗吴焜司令打了一个漂亮的反击,重创日伪军。

“1939年8月20日上午。砰!砰!两响清脆的枪声,伪军大队长李桂生率队来到徐市。骄横自得地站在大石桥上,朝天连放两枪。200多伪军立时争先恐后窜入商店抢夺商品。桥堍祁瑞和布店首当其冲,一匹匹绸缎布匹悉数被抢走。森和南货店的许多火腿也被掠夺一空……”常熟市新四军研究会专家周文晓指着现徐市老街西街2号的“常熟文物保护单位”牌匾告诉记者,这就是当年的祁瑞和布店。当时,李桂生指挥手下将数十辆装满抢来财物的独轮车聚集到徐市火司庙前,又将徐市七家大商号的老板绳捆索绑作为“肉票”,以图勒索巨款。并命副官在全镇设岗哨,架设机枪,封锁东南方向,坐镇指挥这场洗劫。大发横财的李桂生自然洋洋得意,哪知他高兴得早了一点。

原来,江抗二路指挥部在常熟民抗配合下,早已得到伪军准备抢劫徐市的情报。于是决定将计就计,诱敌上钩,8月17日傍晚,吴焜率部向东佯装转移,制造了远离徐市的假象。“江抗”战士在吴司令率领下,向东兜了一个大圈子之后,在20日拂晓前又悄悄地回到了晋家浜。得知李桂生率部潜回徐市后,除派遣一支小部队往西阻击浒浦“二赵”带领的伪军外,其余兵分两路。吴司令身先士卒,亲率一路短枪班走在队伍最前面,通过庆隆桥,越过智林寺、网船湾,直入西巷门,冲进徐市街头;另一路江抗战士由黄叔雷带领,经过后陶家巷、卜家滩,通过归家桥和西板桥,埋伏在贵泾塘西侧的马文坟,数挺机枪对着被赶出来的李桂生部伪军。一时间从北桥到杨木桥之间的大路上,伪军们鬼哭狼嚎,到处滚满了尸体,许多逃不出街市的,只得丢枪做了俘虏,李桂生则大腿中弹,由亲信驮着狼狈往北逃去。这一仗,战斗约一个小时,打得非常漂亮,共击毙伪军80余人,活捉100余人。缴获机枪两挺短、长枪200余支、弹药数千发。而我“江抗”战士只有两人受伤。战斗一结束,徐市人民欢欣鼓舞,奔走相告,纷纷涌向街头感谢“江抗”为民除害,不少群众特地送饭送茶慰劳战士,各商号和居民群众来到火司庙前领回了被劫的财物,当“江抗”战士押着一长串伪军走过街市时,两旁群众控诉着他们的罪恶行径,纷纷议论说,要不是吴司令神兵天降,英勇反击,徐市人民早就被洗劫一空了。从此,常熟东乡一带的匪顽不敢贸然出动,徐市也成为常熟东乡抗日活动的中心。

常熟县抗联在徐市成立,连续重创日伪

据王东平与周文晓两位常熟抗战史专家共同回忆,1939年8月,中共常熟县委在徐市南港桥吴善馨家召开会议,成立常熟县各界人民抗日联合会(简称抗联),主任李建模,副主任程鸣谦,会上,江抗副司令叶飞、何克希分别讲话。此后,徐市又先后成立了农民抗日协会、妇女抗日协会、青年抗日协会、店员抗日协会、医师抗日协会、商民抗日协会、教师抗日协会、少年抗日先锋队。这些抗日协会的成立,在宣传群众、发动群众、组织群众踊跃参加抗日活动,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而这一时期的江抗从1939年5月东进到9月底西移,前后不到半年,部队从原来的1000多人发展到四五千人。江抗主力西移后,中共苏州县委、江南特委、江抗唐市办事处和流动在徐市、董浜一带的中共常熟县委一起行动,连续多场战斗重创日伪。“其中以沈市大战、北港庙战斗、站浜战斗和徐市外围战最为出名。”王东平介绍说,仅1940年5月至1941年4月的一年间,新江抗部队就在徐市、董浜及周边地区与日伪军发生大小战斗20余次,其中,从1940年5月21日至6月18日,江抗与日伪军作战9次,接敌1990人次,毙伤敌100余人。8月至1941年4月,与日伪军作战10余次,毙敌40余名,伤数十人,击沉击毁汽艇4艘,俘获伪军1个排,缴获很多枪支和军粮。特别是1941年4月19日在浒浦塘与敌人交战时,活捉了伪军营长唐斌,押解到徐市晋家浜审讯,后与伪军常熟司令部交换了枪支弹药。

晚报小记者采访札记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中国,我们的祖国母亲,她饱经沧桑,经历了一段屈辱的历史。今天,我就以小记者的身份去探寻了抗战足迹。

王东平爷爷绘声绘色地讲述了在抗战期间,徐市范围内开展的阻击战、八岗庙战斗、沈市战斗、站浜战斗等五次比较大的抗日斗争。了解了任天石、谭震林带领民众开展抗日斗争的情况。生动的故事仿佛把我们带回了那个烽火连天的年代,重现了历史的一幕幕,那一位位视死如归的战士和那一名名普普通通的中国人民,毫不畏惧地拿起手中的武器,对抗日本鬼子。他们临危不惧、奋不顾身、众志成城、奋勇杀敌,誓死保卫祖国,一个个高大的身影浮现在了我们的眼前。几个短短的故事让我感受到了中国人民团结一心,为了保卫祖国的领土而不惜牺牲自己生命的高贵品质。这一刻,我为自己是一个中国人而感到无比自豪。

寻访途中,看到徐市老街那一条条街道和一座座房屋依旧保持着当年的样子,仿佛又一次把我们带回到了从前,革命先辈用他们的智慧和才能积极投入抗战,忘我地工作,在自己的岗位上发光发热,把人民群众团结起来,万众一心,誓死抗日,为新中国的诞生作出了不朽的贡献。回望过去,一个个振奋人心的故事仿佛是一块块渺小的沙石静静地躺在了历史的长河中;期待未来,祖国的明天一定会在我们的创造下更加繁荣富强!

(常熟市外国语初级中学 花雨涵)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雨润桂花开
飞“阅”南太湖
老照片看苏州变化
老物件传承红色记忆
八旬翁蹬“风火轮”进央视
社区能人比身手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