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景华:拾金不昧 两枚钻戒时隔一年物归原主

张景华C

获奖情况:2015年6月江苏好人

张景华,1974年12 月出生,苏州市吴中区真山公墓真山墓区工作人员。

2014年清明期间,陈女士由于匆忙和疏忽,将两枚钻戒落在了墓区,价值超过20万元。后来被张景华发现,经过多方打听依然没有找到失主,于是将两枚钻戒暂时保管起来,等待失主回来寻找。今年陈女士一家又来扫墓,无意中说起了丢失钻戒的事,恰好被张景华得知,在详细核对相关信息无误后,张景华将两枚钻戒归还给了陈女士。

3月29日,清明节前最后一个周日,一年一度的扫墓旺季已经来临,藏书山陵文化真山公墓大门外的停车场上停满了挂着各地牌照的大小车辆,墓区沿山拾阶而上的小径被手捧鲜花的扫墓大军挤得满满当当。在数以万计的扫墓客中,有一位来自上海的中年女士,去年和今年扫墓期间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让她的心情由“惊”到“喜”。整段故事由一根意外扎进手掌的小刺而起,主角却是两枚价值不菲的钻戒,情节的发展看似是很多巧合撞到了一起,其实这却是一个团队多年来坚持拾金不昧、助人为乐的结果。

两枚钻戒一年后等来失主

当天整整一个上午,真山公墓服务厅里始终挤满了前来办理各种手续,咨询各种问题的扫墓客,让这里的11位工作人员忙得根本停不下来。在90后墓区工作人员李杨旎的台前,挤着好几位急着向她咨询问题的扫墓客,她忙得口干舌燥,却顾不上喝口水。“妹妹,我来问个信。”10:30左右,一位中等身材、穿着时髦、操着上海话的中年女士挤到了咨询台前,看上去似乎有点面熟。她将左手伸到了李杨旎面前:“妹妹,你记得我吧,去年清明你还帮我挑过手上戳到的刺呢。我去年清明丢了两只钻戒,大概和我手上戴的这个差不多样子,你有没有见过?”李杨旎低头一看,发现女士手上戴的这枚戒指挺眼熟,仔细一想,自己的同事张景华去年清明节期间不是在洗手间捡到过两枚钻戒吗?款式就和这枚差不多,难道就是她之前丢的?为了弄清楚情况,李杨旎一连问了她好几个问题,比如戒指大概是在哪里、什么时候丢的,两枚钻戒具体是什么样子,分别有什么显著特征等等。得到的回答很细致,与之前自己了解的情况完全一致,李杨旎确定那两枚钻戒就是她丢的,于是轻轻拍了拍正在一旁忙碌的张景华,告诉她钻戒的失主找到了,并取出同事们保管了一年的两枚钻戒交还到那位女士手上。

接过两枚钻戒戴在手上,那位女士高兴地看了又看:“妹妹,这两只钻戒是我从香港买的,老贵了。丢了一年再回来找,我本来也不抱什么希望了,今天钻戒能找回来我特别开心,真是多亏了你们这些好心人,谢谢你!谢谢你!”李杨旎告诉记者,当时她本想详细登记下那位女士的信息,并借她的身份证复印一份作为资料存档,可当时接待室的工作实在太忙了,为了不耽搁后面前来咨询、办理手续的扫墓客,她并未留下失主的身份信息和联系方式。

由“挑刺”引出的故事

说起那位失主为何会认识自己,以及整个故事的来龙去脉,李杨旎告诉记者,这最初都是因为一根意外扎进她手掌的小刺。2014年清明节期间,作为藏书生态旅游产业管委会职工的她第一次被安排到真山公墓接待扫墓客。一天,她正在服务厅值班,看到一位中年女士从外面走进来,右手用力在左手掌上挤着什么,一脸痛苦而着急的表情。女士走到服务台前向工作人员求助,说自己刚刚在扫墓时不小心手掌上戳到了一根小刺,因为自己眼花又没工具,没办法把刺挑出来,想请墓区工作人员帮帮忙。学医出身,为人热情的李杨旎听到有人求助,连忙放下手里的工作,找了一根缝衣针,小心翼翼帮她把刺挑了出来。挑完刺后,女士提出想洗个手,便在李杨旎的指引下走进了服务厅旁边的洗手间。

没过多久,李杨旎听到了同事张景华有些激动的声音:“你们快过来看呀,我刚在洗手池旁捡到了两枚钻戒。”只见张景华从洗手间里出来,一路跑进了服务厅工作区,将手里的两枚钻戒放在了桌上,同事们很快都围拢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开了。可研究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没人说得清这两枚钻戒的价值,李杨旎依稀觉得让她帮忙挑过刺的女士可能就是钻戒的失主,可她此时早已经离开墓区。张景华于是将钻戒收了起来,放在办公区储物柜的一个玻璃杯里,等待失主前来认领。“当时我上完洗手间正准备冲一下手,却发现水池边竟有两枚钻戒,当时洗手间里只有我一个人,因为从没见过这类东西,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急忙叫同事们来看了。”张景华告诉记者,两枚钻戒看起来制作都很精美,戒面是一颗挺大的主钻,边上还镶嵌着一圈碎钻,戒身好像是铂金的。当时她心想,如果钻戒对于那名失主很重要的话,她肯定会回来寻找,自己能做的就是先替失主把东西保管好。

直到一年之后那位女士前来认领,张景华和李杨旎才知道了钻戒遗失的经过。原来,当时洗完手后,由于匆忙和疏忽,她将戒指落在了原地。直到离开真山公墓后,她才发现钻戒丢了,当时很着急,她本想返回墓区寻找,但一来觉得即使有人捡到还回来的可能性也不大,即使回来找也很可能无功而返,二来由于回上海的班车不等人,最终她怀着失落的心情登上了返程客车。今年来扫墓,她特地找李杨旎询问了一下钻戒的事,本来没抱什么希望,但没想到两枚钻戒丢了一年最终还是回到了她手上。看着失主领会钻戒后兴奋的表情,张景华和李杨旎觉得也了了一桩心事,感到非常高兴。

小小团队拾金不昧成传统

“这件事么其实根本说不上的,在我们这里无论谁捡到扫墓客落下的东西,都会归还给失主的,不信你问我们朱师傅,他以前还捡到过一台摄像机呢。”面对记者的称赞,张景华谦逊地笑了笑。她所提到的朱师傅,就是从1984年就到真山公墓工作的朱福男,比起在这里当了5年收费员的张景华和去年才来到这里的李杨旎,他无疑是团队中的“元老”。他告诉记者,2006年自己曾在墓区拾到一台南京扫墓客落下的家用摄像机,后来失主前来找寻,自己就还给他们了。他还几次捡到过装有现金、身份证等物品的背包,最后也都让失主领了回去。“你们看,那些遗失的东西再被领回去之前,都存放在那里。”顺着朱福男手指的方向,记者看到办公区东面靠墙的位置摆着一口储物柜,打开储物柜,里面还有保温杯、铜香炉等物品,据介绍这些也都是墓区工作人员捡到后等待失主前来认领的。同时,记者还看到了那个曾经存放过钻戒的玻璃杯。

“清明期间墓区人多拥挤,遗失东西那是常有的事,每年清明我们都会捡到不少扫墓客遗失的物品,小到钥匙、水杯,大到背包、摄像机。反正不管是谁捡到东西,都会第一时间告诉其他的同事,大家会一起对东西进行检查和清点,然后放进柜子里,等待失主前来认领,这些年来我们一直都是这么做的。”在朱福男看来,捡到东西还归原主本来就是天经地义,无论来墓区工作的时间长还是短,身边的同事也都是这么想的。而且在这里工作的每个人都是这柜子的保管员,大家彼此信赖,彼此托付,共同发扬这个小小团队的优良传统。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绊人石墩被铲除
曲艺迎“双节”
《颂歌献祖国,喜迎十九大》歌咏赛
“家年华”精彩纷呈
狭路相逢
我的运动会我做主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