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活跃在东太湖畔的抗日义勇军

核心提示: 追寻吴地抗战足迹新闻行动走进吴江区七都镇,去追寻这支部队不为人知的抗日杀敌的英勇故事。

  钱康民、丁秉成烈士牺牲的地方。

  钱康民、丁秉成烈士牺牲的地方。

  晚报小记者张怿祺听文史专家徐佑永讲述江浙太湖抗日义勇军英勇抗战的故事。

  晚报小记者张怿祺听文史专家徐佑永讲述江浙太湖抗日义勇军英勇抗战的故事。

本报记者 王小兵

今天的七都镇有着23公里美丽的太湖岸线,环境优美,人民安居乐业,生活富足。76年前,这里曾被日伪军控制,人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一支由中国共产党建立的江浙太湖抗日义勇军,在这里奋起抗日,浴血奋战。

近日,本报追寻吴地抗战足迹新闻行动走进吴江区七都镇,去追寻这支部队不为人知的抗日杀敌的英勇故事。

精致小镇的幸福生活

走进太湖岸边的七都镇,这里街道整洁,绿树成荫,一幢幢农民别墅一字排开,宛如踏进了城市的大花园,在太湖边的七都生态湿地公园里,居民悠闲地在里边散步聊天,悠然自得。

七都镇位于江浙沪交汇的金三角地区,古有“吴头越尾”之称。随着经济快速发展,七都城乡面貌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生态环境不断优化。先后被评为国家卫生镇、全国创建文明村镇工作先进镇和全国环境优美乡镇,2008年初被国家发改委确定为第二批全国发展改革试点小城镇。2011年成功申报为“太湖浦江源国家水利风景区”,开了流域管理机构与地方政府合作共创水利风景区的先河。

近年来,七都镇围绕沿湖23公里岸线的开发利用,大力发展沿湖文化旅游服务业,打造“太湖七都”品牌,不断提升城镇品位和竞争力,通过全面改善全镇生态宜居环境,立足实现经济、生态、文化、旅游的融合发展、互促共进,走出一条独具特色的新型城镇化道路。“精致小镇、从容七都”初步形成。

“今天人们过上安居乐业的幸福生活,我们不能忘记革命先辈所做出的牺牲。”七都镇相关负责人表示。

党在吴江建立的第一支

抗日武装

今年75岁的文史专家徐佑永,曾历经18年时间负责编撰了《吴江地方党史》第一册和第二册,他被称为“吴江党史研究第一人”。近日,他给记者讲述了江浙太湖抗日义勇军鲜为人知的抗战故事。

据徐佑永介绍,烈士钱康民1907年出生在吴江县松陵镇一个革命家庭,其父亲钱涤根因是北伐战争江苏国民革命军总指挥而被杀害。父亲的言传身教使钱康民在幼小时期就受到了革命思想的熏陶。在上海大学读书期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7年8月13日淞沪会战爆发,同年11月12日上海失守,11月18日吴江沦陷,日军所到之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国难当头,钱康民与倾向共产党的老乡赵安民于1938年1月在浙江安吉、吴兴一带拉起了一支有500余人、300多支枪的抗日队伍——太湖别动队。3月,部队进驻杭嘉湖地区,继续扩大武装。7月,这支抗日武装就发展成8000余人、6000多支枪的队伍。10月,日军大规模扫荡杭嘉湖地区,钱康民、赵安民在双林与日军浴血奋战三昼夜,终因孤立无援,弹尽粮绝而失败。

1939年5月,钱康民与中共特科派来吴江争取武装的党员丁秉成(原名陈显堂)取得联系,并按照丁秉成的意见,利用机会从团里拉出40多人枪,在现在的七都镇吴溇一带成立了“江浙太湖抗日义勇军”,钱康民任司令,丁秉成任政委兼副司令。“这支抗日武装也是党在吴江建立的第一支抗日武装。”徐佑永说。

驰骋水乡痛歼敌寇

江浙太湖抗日义勇军成立之初条件非常艰苦,住在老百姓的家里或当地的寺庙里。他们克服重重困难,活跃在太湖沿线,把江浙接壤的吴溇、义皋、大钱一带水乡,联结成了一个广阔的杀敌战场。仅两个月时间,队伍就发展到200多人。据徐佑永考证,这支队伍与当地的老百姓打成一片,群众见到这支队伍就嘘寒问暖,送茶送饭,掩护伤病员,主动为部队送信、侦察、传情报。

这支抗日义勇军出生入死,驰骋水乡,痛歼敌寇,日益壮大。可是东太湖边,消极抗战、反共的逆流在骚扰、在破坏,斗争异常尖锐和复杂。国民党顽固派曾来信说江浙太湖抗日义勇军不合法,要求部队缴枪,但钱康民和丁秉成却义愤填膺地表示:“打鬼子是每一个中国人的权利和责任,没有不合法的!”

临死前高喊:“打倒日本鬼子!”

1939年8月23日,钱康民、丁秉成率领部队行进到七都隐读村迤西的大桥基附近时,突然遭到预先埋伏在桑地两侧的日伪军袭击,走在队伍最前面的钱康民和丁秉成临危不惧,果断指挥部队突围,双方激战2小时,终因寡不敌众,钱康民和丁秉成壮烈牺牲。牺牲时钱康民才32岁,而丁秉成才31岁。

徐佑永动情地说,钱康民和丁秉成两人死得都十分悲壮,他们肠子都打出来了,还强忍着剧痛捂着肚子掩护战友突围。丁秉成在牺牲时还高喊:“打倒日本鬼子,枪口一致对日寇。”

陈继业是丁秉成的儿子,徐佑永撰写吴江党史时,曾经找过他。陈继业曾经告诉徐佑永,他的母亲张琼英曾亲口告诉他,因为斗争异常的尖锐和复杂,他的父亲死前其实已经做好牺牲前的准备了,死前曾对他母亲说:“你去煮点南瓜,让我喝点酒,不知道以后我能不能吃到南瓜了。”说完这句话,当天晚上丁秉成到部队去了,没想到几天后就传来他牺牲的消息。当时,张琼英没意识到,后来丁秉成死后,张琼英才意识到丈夫丁秉成说上述这句话,是在向她诀别。

丁秉成牺牲后,中共中央特科在吴江严墓地区成立的中共“武抗”支部的党组织被暴露,丁秉成妻子张琼英为了不暴露身份,当时想哭也不敢哭,坚持为党抄送文件、写报告。为了继续抗日,她还强忍着丧夫之痛,通过组织把年仅两三岁的孩子陈继业送到上海难民收容所。然后跟随“武抗”人员撤离吴江,来到昆山加入抗日武装(简称“联抗”),张琼英是“联抗”的三人领导小组成员之一。1945年日本投降之后,组织上派张琼英找她的孩子,结果孩子已几经转手到山东。张琼英两次到山东,费尽周折,终于在胶东石岛找到自己的孩子。

“你看看,为了抗日,我们先辈做了多大的牺牲呀!”徐佑永深情地表示。

晚报小记者采访札记

国弱则民生哀

国强则无外侮

作为姑苏晚报的小记者,我有幸与姑苏晚报记者一起聆听徐佑永爷爷给我们讲述江浙太湖抗日义勇军抗战的动人故事。

这支抗日义勇军在国难当头时,出生入死,驰骋水乡,痛歼敌寇,他们的抗日精神令人感动,特别是义勇军的司令钱康民和政委丁秉成遭遇日伪军埋伏袭击时,连肠子都打出来了,还强忍剧痛,捂着肚子,掩护战友突围,这一壮举令人肃然起敬。而丁秉成牺牲前所喊的那一句“打倒日本鬼子,枪口一致对日寇”的话总是在我耳畔回响。

七都是这支抗日义勇队伍活动最频繁的区域,或许曾经遭受过战争洗礼的缘故,这儿显得别有一番情致,既留有战争的印迹,又有现代化的建设。通过聆听江浙太湖抗日义勇军抗战故事,我深知如果没有抗日英雄人物的“抛头颅、洒热血”的民族气节,我们又何来今天幸福安定的生活?牢记那段惨痛的历史,是要让我们懂得:“国弱则民生哀,国强则无外侮!”

草桥中学校初一(1)班 张怿祺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食客归
“挑”出快乐
国防在我心中
普法教育
一剂好膏方是怎样炼成的
小模特累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