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颂英:传承志愿家风 周颂英的捐遗之路

生活照2

获奖情况:2015年6月“苏州最美人物”

周颂英,女,1965年生,苏州人,家住苏州市工业园区娄葑街道东港二村社区,父母为苏州市首列夫妻共同捐遗成功的志愿者,周颂英自身和女儿也都是捐遗志愿者的一员,志愿精神已成其家风。其事迹经本地媒体报道后引起强烈反响,《央视面对面》、《人民网》、《澎湃新闻》、《凤凰卫视》、《光明网》等主流媒体纷纷介入报道,使得社会高度关注一度被边缘化的捐遗志愿者群体,其事迹也带动了一批同志加入了捐遗志愿者的行列。

2002年,周父和周母共同填写了捐献遗体志愿书,成为苏州首例夫妇遗体共同捐献者。同年3月,37岁的周颂英继父母之后,也选择成为捐遗志愿者。2006和2008年,周颂英的父母相继去世,遵照父母生前的意愿,她将父母的遗体先后捐献了出去。尽管这期间,她一直生活在邻居和亲友们异样的眼光中,然而她捐遗的想法并未动摇。相较于社会上很多人对捐遗的不理解,周颂英很坦然:“我的父母都是捐遗志愿者,家里既然有这种氛围,我觉得更应该继承这个传统来告慰父母。”数年前,她25岁的女儿也加入了捐遗行列中。如今,周颂英在创业之余,组建了一支关爱捐遗志愿者的公益团队,以自己的方式继续坚持着捐遗事业。

偶然一次闲谈,聊出双亲捐遗想法

十多年前,原是老干部的周颂英父母在一次闲聊中,向周颂英提出了百年之后捐献遗体的想法,周颂英一开始并未在意。但周父随后又多次催促她去了解捐遗的相关事项,周颂英这才明白,父母在捐遗的事上是认真的。于是,她开始到处寻找可以落实遗体捐献的地方。但2000年的中国,互联网还没有大规模普及,遗体捐献也还尚未成为公众话题,相关的公益组织也没有建立。多方寻找未果后,周颂英只得到医院咨询,外科医生告诉她,自己在学校实习的时候,能够用来练习的遗体少之又少,去相关院校问问可能会有结果。

2002年初,周颂英来到了当时的苏州大学医学院,从门卫的保安处一路打听,最终找到了解剖室的陈教授。陈教授将捐遗事项一一告诉了她,并再三嘱咐她要认真考虑,当周颂英想到父母的遗体最终结果是变成一块块的尸块时,她的心里非常难受,但最后她还是将信息如实转达给了父母。周父周母平静的听完周颂英的转述后,周母对她说:“女儿,我们的传统文化中要厚养薄葬,厚养父母,你已经做的非常好了,我们希望你把薄葬也要做到。”经过一番和父母的谈心,最终,周颂英认同了父母的捐遗想法。几天后,周颂英的父母在她从医学院拿来的捐遗志愿书上签了字,周颂英也作为执行人签了字,周父周母成为了苏州首例夫妇遗体共同捐献者。

6年搬3次家,捐遗之路并不平坦

2006年4月25日,周颂英的父亲去世后,成功捐献了遗体。然而,捐遗后,“麻烦”也来了。“邻居和亲戚都说我不孝,问我是不是没钱给父亲买墓地。甚至有的亲友质疑我真的是把父亲的遗体捐献了么?就没有一点私利在里面吗?”周颂英说,几位邻居和朋友当面责问她“为何不将父亲入土为安”,并要求她将父亲的遗体要回来。周颂英觉得自己很委屈,也很无奈,对于大家的关心,周颂英也将父亲去世前的想法告诉了大家:就想为医疗事业做点贡献。但有的邻居和亲戚非常不理解他们的做法,经常上门责怪。

当时,周颂英的母亲也卧病在床。为不影响母亲的病情,在征得母亲同意后,周颂英于2006年搬离了住了20年的老房子,住到竹辉路一个小区。搬了这次家后,周颂英以为会过上安静的生活,但他们的生活并未平静下来。在竹辉路居住了不到半年,亲友们再次上门劝说,不要再让其母亲捐遗,然而,周颂英的母亲并未答应。“我母亲也跟亲友们解释,奋斗了一辈子,就想将自己的遗体为社会做最后的贡献。”周颂英说。逐渐地,邻居们也知道了周颂英家庭捐献遗体的事情。一些风言风语传到周颂英的耳朵里,无奈的周颂英又再一次选择了搬家。

2007年,周颂英又带着母亲搬到园区一个小区。由于远离原来的居住地,园区这个小区的亲戚朋友少了,因此,过上了一段平静的日子。2008年5月22日,周颂英83岁的母亲去世,经历过父亲捐献遗体的风波后,这一次要不要执行母亲的意愿,周颂英面临了选择,母亲给她的坚定意念,让她最终选择了执行母亲捐遗的遗愿。

不过,六七年来,又有很多朋友和邻居知道了周颂英是个“捐遗家庭”,有的邻居又坐不住了。“他们说我们不孝,说跟我们居住在一起很晦气、不吉利。”无奈的周颂英又开始寻找合适的居住地。2014年12月,她搬到园区的一处新居。不同的是,前几次搬家是消极逃避,这一次却是主动出击,她选择了搬到对遗体捐献认可度高的社区,并积极参与社区的遗体捐献宣传工作。

传承志愿家风,尽力做好捐遗事业

2006年9月,苏州市人民政府颁发了关于苏州市遗体捐献暂行办法,对遗体捐献的概念作出界定,规范了遗体和器官捐献工作。2010年4月,苏州红十字会捐献纪念园落成。纪念园内的纪念墙上,“生命永恒,光明长存”这八个字是周颂英的双亲和其他捐献遗体志愿者共同的墓志铭。随着时间的变化,纪念墙上的名单也在逐渐增加。每年清明,周颂英都会来纪念园祭奠双亲,“同样是对着墓碑去扫墓,上香,磕头,那只是我个人对着自己的父母,但是现在每年都有这么多人集体的悼念,那种气场完全不一样,”周颂英说,“我们也不希望纪念墙的名字在增加,但是它这个增加是有利于社会的发展,有利于医学事业的进步。”

周颂英觉得父母的捐遗行为是家里一种传统,是他们一种人生价值的体现,她要传承这个传统,也想体现一下她的人生价值。“遗体捐献有6小时的时限,但是捐献器官是掐着分掐着秒来的,一个器官毕竟可以救活一个人,而且他的生命可以在别人身上得到延续。如果妈一旦有这个机会捐献器官,你千万不要不忍心,能理解么?”周颂英对女儿这么说道,女儿点着头,哭了。

现在周颂英的身份不仅是遗体捐献者亲属的身份,同时也是一名遗体捐献志愿者。早在2002年,在父母签下遗体捐献志愿书不久后,她也签署了同样的文件。如今25岁的女儿也成为了遗体捐献志愿者。

为医学事业做点贡献,这也是延续生命的一种方式。周颂英相信,虽然还是有很多人对捐遗事业持有不解的目光,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将会开始认同这件事情。

0
[责任编辑:紫歆]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城市早8点”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食客归
“挑”出快乐
国防在我心中
普法教育
一剂好膏方是怎样炼成的
小模特累了
关注我们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