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新闻网首页- 新闻- 体育- 娱乐- 电影- 时尚- 美体- 生活- 健康- 医院- 论坛- 视频- 博客- 房产- 旅游- 教育- 法律- 财经- 文化- 微博 | 通行证登录

首页 新闻专题 夏季消暑 旅游去处 正文

西江千户苗寨

字号: 我要评论(0) 2012年07月23日 10:06 来源:姑苏晚报

西江千户苗寨,坐落在距黔东南首府凯里东南80多公里的苗岭之中。整个村寨气势壮观,说它磅礴也不为过。有一条细流,自两山之间的山谷顺势而下,而苗民的吊脚楼,却顺溪流而上。两座山上,吊脚楼密密麻麻,却有秩有序,从山脚到山腰,再从山腰到山顶,依次而建,高低层次分明,如同在我们面前矗立着两座金字塔。相传这里是蚩尤魂系的家园,距今6000多年前,蚩尤部落与炎黄部落逐鹿中原,蚩尤战败,此后,其部落一再被迫南迁,最终定居此处。说千户苗寨为苗都,一点也不为过。无论是规模,还是历史,都配得上此地位。从蚩尤始,传至285代,都是子连父名。直至康乾时期,这里还被称为"化外之地",清廷想出了以"汉"治"苗"的办法,即将苗民自己的土司治理改为由汉人的流官来治理,自此,这里与外部世界"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自我部落管理,才"寿终正寝"。

来西江千户苗寨,知道不知道这些人文地理,其实并不重要。它已经成为底色,就在那里,让人一触摸就能立即感觉得到。但有几个小场景,是我不能不说的。

走近村口,仰面看见一座山,低首看见一道沟。山前,正在盖吊脚楼,全木结构,已成型,十多个苗民民工分散在其中劳作,有的竖柱,有的架梁。几步路处,两个苗民用一根竹竿,扛着半头刚宰的猪。看前方,几十步之遥,有一座风雨桥———苗寨的廊桥,桥内坐着站着四五位穿戴苗族传统服饰的阿婆,围着一只大炉子,炉子上架着大锅,热气腾腾。桥外,一棵高大挺拔的古树,其树冠茂盛,几乎把半个风雨桥遮蔽。看桥下,流水潺潺,山沟里的清流,与大小卵石相撞击。好一幅图画啊,似乎在明清古人的画中见过。

寨子里,许多游人在乎的场景、店铺、展览与表演节目,我是不在乎的。太成熟的旅游景点与市场,失去了它应有的本色。尽管它的本色是粗糙的、苍凉的、笨拙的、稚嫩的,但因着它的自然、诚朴、神秘而焕发出了无穷的魅力。当大家都在寨子里四处游逛的时候,我寻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坐在那里。傍晚的太阳最好,它柔和、温情,阳光照在风雨桥上、照在吊脚楼上、甚至照在远处层层叠叠的梯田上,会让人心静、让人遐思、让人柔软。远一点距离,在远一点的对面山头眺望更好,所有人为的雕琢、做作,甚至为招揽游客而修建的假古董、假遗踪,都会消失在视野里,留下的只有敬仰和美妙。

我曾在江南的农村呆过几年,也走过许多地方,那里同样有青山绿水,但那里的农居农舍,与这里相比较,多少会让人羞愧。为何?你看千户苗寨,家家户户随山势而建,面对阳光,面对月光,都是平等的,相互谦让,你不阻挡我,我更不妨碍你,家家户户随势而升。而不像我们那里的所谓文明之地,修建、翻建房子,首先要考虑自家的屋脊高度,一定要超过邻居,想方设法,亲兄亲弟也不相让,该低的却高,该高的却低,高高低低,杂乱无章。为抢占这所谓的风水,弄得我们的家乡,既少美感,又少仁义道德。一个地方的建筑风貌,不仅仅反映一个地方的建筑思想和审美情趣,更关乎道德操守。而西江千户苗寨,家家户户如此的谦卑礼让,让我感叹。

在千户苗寨,我还第一次体验了长桌宴的风情。苗族是一个好客的民族,寨子里来了宾客,家家户户都要请客招待,没有时间空间逐一安排,怎么办?于是就出现了长桌宴,长长的桌子,两两相对,排开可以坐几十个人,家家户户拿出最好的东西,放到长桌上,供宾客与寨民宴飨。我为之感动的是傍晚村口的那一幕,那才叫真正的长桌宴,粗犷、率真,到了天人合一的程度。划地为桌,两排放倒的树干充作桌沿,恰如京剧里的道具化实为虚,真是境界。树干圈成的长桌,足足有几十米长,荤、素都放在其上。主人、宾客可坐、可站、可走动,喝酒、吃菜、唱歌,无拘无束。淡淡的夜幕下,那些半醉的、已醉的,步履踉跄的、身子东倒西歪的,多为苗民,与你挥手,与你话别,真像生离死别。

■柳袁照

    声明:所有来源为“苏州日报”、“姑苏晚报”、“城市商报”和“苏州新闻网”的内容信息,未经本网许可,不得转载!本网转载的其他文字、图片、音视频等信息,内容均来源于网络,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发现本网转载信息侵害了您的权益,请与我们联系:0512-65246092(传真),我们将及时核实处理。

[责任编辑:Kiwi]

点击排行榜